此乐何极

当一个自娱自乐的俗人。

 

【安俶】毒

最近看大唐荣耀,挺喜欢情敌相见分外眼红这既视感啊

人物属于原剧,OOC属于我

cp:安庆绪X李俶

可怜的安二哥这次不杀掉醋王以后可就没机会咯,所以安二哥还是准备将单恋进行到底吧

——————————————

安庆绪费劲千辛万苦,暴雪和雪崩随时都可能将他压在茫茫雪山下与天地融为一色,而当他九死一生终于到了回纥王庭后,看到的只是她坐在那人身边,一双美眸不似从前明亮,晦暗的如同快要耗尽的油灯。

“珍珠,你的眼睛……”伸出的手指不可抑制地轻颤,安庆绪竭力克制自己忍不住就要抚上她脸庞的手。

“安二哥?”沈珍珠瘦了很多,面容苍白看起来十分憔悴,可她依然微笑着,一如小时候每次安慰他的那样。

“我……你……”安庆绪顿了很久,想说的话太多,关心、担忧与悔恨每到了嘴边又尽数咽了下去,自责险些将他整个人淹没。

所幸沈珍珠的眼盲只需服药合以金针导出毒素便可治好,只是随后而来的葛勒可汗请他去救治那人时,安庆绪多有犹豫。

王庭御医在一旁说到李俶身中剧毒,此毒是以四种毒混合制成,御医只能推测出其中一种,另外三种不得而知。

安庆绪观李俶面色,榻上躺着的人面色惨白若纸,双目紧闭。眉心青黑,双唇泛紫,鼻间气息似有似无,搭在他手腕上的手指几乎感受不到脉搏的跳动。

纵是再困难,一番细致察看探脉下来也大致知道了李俶所中的四种毒乃是哪四种。

救,亦或是不救皆在一念之间。要救李俶很容易,只不过若是救了,那他就无法替珍珠报沈家的灭门之仇,不如就趁此机会送李俶提早去了极乐,也好过之后再想要他命时费尽心思多番筹划。

安庆绪抬眼暗暗扫了眼周围人的脸色,李婼、默延啜以及那个叫风生衣的李俶手下面上焦急自是不必说。但珍珠,她的神情分明也是在救与不救中挣扎,而那双紧紧绞在一起的葱白手指无不昭示她内心的煎熬。

她果然还是爱惨了他。

心中蓦然一痛,一种名为嫉妒的情绪油然而生。安庆绪垂下眼盯着李俶苍白的面容。你要是就这么死了那才叫好!脑中霎时闪过上次见面时,他气急按住李俶的肩,而李俶回头看向他时一双眼睛明明是毫不掩饰的挑衅,偏偏挂在嘴角笑容却极是温和。

虚伪!

他和珍珠牵在一起的手太过刺目,无不彰示他已将自己深爱的的女人从此抢了去。

碍眼!

安庆绪暗暗握紧拳,压下胸中翻腾怒火,再次看向沈珍珠,这一眼之下,令他心凉。

他分明看到沈珍珠在说无声对他说,求他救救李俶。

可李俶是你的仇人!你要救自己的仇人?安庆绪微微眯了眯眼,口中苦涩难当。

最后,他终是道:“你们都先回避,我还要仔细查看他的伤势。”

众人都退了出去,仅留下他和李俶二人在房内。

安庆绪坐在榻边,伸手掀开了盖在李俶身上的锦被拉开已浸上黑血的衣襟,只见光裸胸膛上一道极深刀伤十分醒目,伤口不住往外渗血,隐隐有溃烂扩大的趋势。

他本想拿布帛沾去不断溢出的黑血,上了伤药暂时阻止伤口扩大,可不想还没碰到伤口便被一只冰冷发抖的手半路截了去。

李俶于昏迷中紧紧拉住靠近自己的热源,干裂双唇微微嗡动,似是在说着什么。安庆绪低头附耳上去,入耳只有“珍珠”二字。听别人口中不停重复自己深爱之人的名字,安庆绪怒火中烧,正要抽身拂袖而去,昏迷中的李俶好像是知道陪着自己的人就要离去,不知哪来的力气紧紧攥住安庆绪的手不愿松开。

“放开!”

李俶紧蹙着双眉,神色不安起来。

“松开!”安庆绪不耐低吼出声,手中不自觉带上内力。

李俶闻言哽了一声,身体一僵,下一秒便咳了起来,鲜血不断从口中咳出,染红了衣襟枕面。他所中的毒本就极凶险,阿奇娜为了杀了沈珍珠故意将整个刀刃都淬满剧毒,加之李俶中毒已有时日,如今被安庆绪的内力一激,情况更是凶险万分。

安庆绪见李俶此等形容,几经思量下从怀中掏出一个小瓷瓶倒出一枚药丸,捏住李俶双颊将药丸推了进去让他吞下,末了低声道:“……你知道我有多想要你的命吗?要是不珍珠求我救你,你此刻早就毒发生亡了!这次我救你,接下来就要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他刚刚给李俶吃下的是师父长孙鄂炼制的百毒解,可以延迟毒发,至于解药……哼。

安庆绪起身离开,开门后对等在门外的众人道:“毒我解不了,但我已经延缓了他的毒性发作,你们最好早点替他寻医,误了时辰就算是天皇老子也救不回来。”

2017-06-05  | 28 9  |   
评论(9)
热度(28)
 

© 此乐何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