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乐何极

当一个自娱自乐的俗人。

 

【安俶】回

人物属于原剧,OOC狗血属于我

cp:安庆绪X李俶

就为了写个洛阳篇前面铺垫了那么多,今天终于全部写完了,收工

————————

安庆绪近段时间更加频繁的出入掖庭,与此同时便是宫中流言四起,种种异象引起了安禄山的注意。所幸安禄山身体肥胖行动不便还素有眼疾,所以根本无从探查这个心思重的儿子究竟一天在打着什么算盘,又在他看不到的地方谋划些什么。

安家不养情种,可惜安庆绪就是个痴情种,安禄山自然是知道安庆绪把沈珍珠藏在掖庭里,只是如今,掖庭中恐怕藏的不止沈珍珠一人。

安禄山派出去的探子一无所获,他无从得知安庆绪到底还在掖庭藏了谁?直到军师严庄向他提及,他曾看到一人在掖庭中出没,此人与李俶身形极相似。

李俶?李俶!安禄山大惊失色,他怎么也没想到李俶竟然能穿过重重守卫混进洛阳皇宫之中,更想不到安庆绪竟放浪形骸到如此地步。听严庄言语中对二人形容的暧昧,安禄山想起一件他早就听说过的安庆绪曾逼李俶成亲的荒唐传闻。只是没想到,安庆绪迷恋李俶到这地步,为了敌人做尽了荒谬事。

“这个混账!”

严庄冷冷的看着内卫统领带着人马向掖庭方向而去,他想到放在安庆绪案前的那本密折,笑着摇了摇头。

……

是夜,安庆绪处理完军务回到书房,一进门就看到摆在案上的密折。不需要知道那人将密折交给他有何目的,光是看里面的内容就明白。

原来那个刻薄无情的父亲从来没有真正在乎过他这个为他几番出生入死的儿子!

攥紧的手指蓦地一松,密折在空中翻滚几下掉落在地。安庆绪呼吸急促,叫嚣的杀意在身体里四处流窜。就在此时,有人在书房外焦急禀报:“殿下,大事不好了!”

“何事?”

“陛下差内卫统领去掖庭,捉拿李公子和沈小姐。”

“……”安庆绪沉默,须臾才哑声道:“那个老东西,终于忍不住了吗?”

李俶静静注视着将整个院落围的水泄不通的内卫,无甚表情的脸上突然极快的闪过一丝高深莫测的笑意。他伸出手将沈珍珠牢牢护在身后,眼角余光一直盯着院门。

内卫统领道:“陛下有旨,麻烦广平王殿下您和广平王妃跟属下走一趟。”

李俶冷哼一声,“陛下就在长安,本王可从没听说过洛阳有什么陛下。”

“大胆!”

“若是还想活命,就放下武器立刻给本王滚出去!”安庆绪一步踏进院内,握着佩刀的手一扬,大批士兵将内卫悉数围住。

“谁敢动他们一分,我定将他碎尸万段!”安庆绪上前一把握住李俶的手。“跟我走!”

“去哪?”李俶脚下不动分毫,一只手藏在身后不动声色给沈珍珠打手势示意她不要出声。

“他竟然敢伤你,那个老东西竟然想杀了你。”安庆绪的声音低沉的犹如从幽冥爬上来的厉鬼。“我绝不会放过他!”

“今天我就让你看看,我是怎么把所有属于我的一切一一夺回来。”

“既然想让我做见证,不如带上珍珠如何?”李俶回身望了眼站在原地的沈珍珠,见安庆绪目露怀疑之色,他接着道:“放心,只要有她在,我绝不会生出别的什么心思。”

安庆绪的思绪在二人见游走一圈,最后点了点头。

安禄山的寝宫内,安禄山早已睡下,屋内鼾声如雷。内侍李猪儿早已守候在殿外,瞧见安庆绪领着一帮人过来,急忙轻轻推开殿门。

李猪儿躬着腰谄媚道:“陛下,请。”

安庆绪微微颔首,嘴角扬起一抹弧度。

任谁也不会想到,今晚的事情发生的如此突然,即便是李俶也没有想到,安庆绪竟会真的毫不留情亲手弑父。

一切都只是为了那个至高无上的皇位。亦或是还为了他?

他就站在屏风侧,目睹安庆绪一点点抹去溅到脸上的鲜血,癫狂的笑意凝聚不散。

“看到了吧,我连亲生父亲都敢杀,没有什么能阻止的了我!”他来到李俶面前,抬起染满血的双手捧住李俶的脸,怔怔直视那双还带着惊讶的冰冷眸子。他道:“我明日就下旨封你为宸王,天下江山,只有你才能与我比肩!”说罢紧拥住李俶,缓缓闭上眼吐出一口浊气,此刻的他无比心安。

这时,李俶毫无波澜的声音响起。“是啊,天下江山只有一人独享。”

安庆绪闻言心弦一震,猛地睁开眼,“什……!”话还未出口,只觉背部一阵剧痛蔓延至全身。

“可惜那个人不是你。”

李俶猛地用力一把抽出匕首,鲜血迅速染红安庆绪整个后背。安庆绪当即扑倒在地,他不可置信的望向李俶,“我未曾想到……我一心对你……你到底还是想要我的命……”

李俶执起沈珍珠的手,回身扫了安庆绪一眼,一如他们初次见面时那样勾着嘴角,眼中暗含讽刺挑衅。

“你我本是死敌,何谈情爱二字?”良久,李俶淡淡道。

“……”

安庆绪就这样看着李俶和沈珍珠在默延啜、风生衣的掩护下借由皇宫密道逃走。他张着嘴无声大笑,鲜血不断从口中涌出。翻了个身,安庆绪不顾伤口撕裂仰趟在地,笑的上气不接下气。

本是死敌,怎会有深情?

没错,是我太傻。

安庆绪大睁双眼盯着殿顶喃喃自语:“你应该一刀捅进心脏,这样我就不会再痛了。”

 

2017-07-12  | 32 13  |   
评论(13)
热度(32)
 

© 此乐何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