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乐何极

当一个自娱自乐的俗人。

 

【林秦】一着不慎满盘皆赢

旧文 没喝酒也醉系列

人物属于原剧OOC属于我

剧版同人,请勿上升真人,跟真人没有一点关系!

01.一着不慎

【一】

临近春节,各部门纷纷进入年末总结,犯罪分子好像终于也知道体谅警察的辛苦,消停了些不出来作妖了。这一个月都是些信访事件,心静自然凉,天气一冷下来人的情绪也冷静了,闹事的人少了很多,一忙起来几乎喘不上气的龙番警局的苦逼警察们少有的能连续半个月准时上下班睡个安稳觉。

李大宝来刑警队送法医科做出的对一起事故的伤情鉴定报告,一进办公室就看到林涛窝在座位里盯着手机屏幕点点划划神情专注连她已经走到背后都没注意。伸长脖子一看,原来林涛在一家高档西餐厅订了位子,还下了宅急送的单子买了一大束玫瑰花。李大宝一声怪叫“哟~”她眯着一只眼睛不怀好意的指着林涛,“林大队长这是要准备和谁约会呢?下血本了啊。”

林涛被李大宝那一声吓得噌地坐直身体,手机捧在手心里在半空蹦哒几下差点飞出去,转头一看是李大宝,舒了一口气额上连冷汗都冒出来了。

林涛心有余悸说:“你走路怎么不出声啊,我要是有心脏病你可就得负刑事责任了。”

“那还不是你胆小!”李大宝不服气,斜了一眼林涛。“还没说呢,准备和谁约会呢,看你这又是玫瑰花又是电影票的不会还没追到人刚准备表白吧?”

“行啊宝哥,这都被你看出来了,你不来当刑警真是屈才了。”林涛抹了抹手机屏幕放进衣兜里,抽出李大宝拿在手上的文件夹打开翻了翻。他叹气:“哎呀,这些人一天到晚就想着怎么多拿赔偿,拿少了就说走了关系咱们偏袒,人民公仆可真难当啊。”

李大宝往办公桌上一靠,随口说:“都说了是公仆了,累活咱们干,黑锅咱们背早该习惯了。“不对!”她反应过来,“你可真不够意思,连追谁都不说,要是有难我可不帮啊。”

“八字还没一撇,别把他吓到了,等我追上了第一个告诉你。”林涛双手合十求饶:“求别说有难两字,你们法医基本都乌鸦嘴,一说一个准,马上就放假了我可不想再遇上什么倒霉案子。”

林涛这句话是一竿子打翻一群人啊。李大宝冷笑一声,“法医乌鸦嘴是吧,那刚好也让你的好哥们儿听听,原来安静的美男子也是乌鸦嘴啊。”

惨了!林涛捂住嘴愣了几秒钟才想到要是让秦明知道准一连几天冰山脸加霜对他,那他的计划可怎么办?

“宝哥!宝哥!你听我说……”林涛伸着一只手急急忙忙追着李大宝的背影到了法医科,才在门口拉住李大宝就见秦明从办公室里出来。

大白天的孤男寡女拉拉扯扯,秦明面无表情的脸上肌肉细微地抽了抽,平常人看不出来,但已经和秦明当了差不多十年好兄弟的林涛绝对注意的到。

林涛瞬间感觉今天将会是一个多灾多难的日子。他本来是想拉秦明跟他单独说几句,没想到一时手滑拽断了秦明袖子上装饰用的袖扣,周围的气温下降了0.6℃林涛干笑着赶紧说对不起,然后依然十分坚决的把袖扣还给秦明把人拉到拐角,又嫌不够僻静再拉到走廊尽头。

他拘谨地搓了搓手,脸上浮现自认为最帅气阳光灿烂的笑,抬头一看秦明正用看智障的眼神看着他。林涛嘴角不由自主的抽搐一下,犹豫一秒开口:“那个老秦啊,你这周末没事吧?”

“怎么没事,周末我回去看看我爸妈。”秦明虽然平时沉默寡言不爱说话,但对跟自己亲近的人还是愿意多吐露几个字。

“就今天晚上,绝不耽误你回家。”为了表达的更准确林涛特意竖起一根手指,“就一晚!”他对着自己那根食指笃定地点点头。

看林涛这么诚恳的请求,秦明作为好兄弟没理由拒绝,他点点头算是答应。

林涛一见立刻咧出一口大白牙笑的见牙不见脸。“那我今天下午下班来接你啊,不见不散,我先去工作了。”说完愉悦地转身,估计光顾着激动没看路,结果拐弯时差点直接撞墙上,他捂着额头转过身对秦明挥两下手,接着雀跃的背影消失在转角。

他那里面是不是有问题?秦明眨眨眼,忍住极度想扶额的冲动,末了摇摇头,算起来林涛不正常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难道是之前办案子太累了结果把脑子给累坏了?

【二】

不得不说林队长有时候男人的第六感还是挺准的,今天的确是一个多灾多难的日子。

林涛顶着好友愈发怀疑的目光故作自然地和他在早就订好的西餐厅里共进晚餐,为了气氛他还特意点了一首抒情的钢琴曲,不过看效果秦明好像根本就不在意那首曲子啊而且对西餐看起来也不是很感兴趣。林队长挫败地挠挠头发,张张嘴想说话又想起秦明说过食不言寝不语,还是闭嘴吃完饭好了。

吃了饭两人按照林涛的原定计划看了电影,秦明对看什么类型的电影无所谓,林涛不喜欢看文艺爱情电影,他一单身大老爷们带着另一个同样单身老爷们去看什么青春疼痛电影想想都觉得浑身不自在。两人看了贺岁档警匪片,结果因为剧情太扯淡林涛光顾着吐槽去了忘了他本来的目的。“都快十点半了,我该回去了。”秦明看了眼表,解了锁拉开车门,“先送你回去?”他一歪头询问。

“等一下!”林涛尔康手阻止,说完转进了电影院旁一家超市,对里面收银员说了几句就抱了一个长礼盒出来。

秦明眼见着林涛小心翼翼打开盒盖,盒子里装着一束玫瑰,鲜艳欲滴,姿态万千。

“我都怂了好几年了。”明明已经做好心理准备,可一开口依旧带着忐忑。“可你太抢手了,我怕我再不抓紧就没机会了。”林涛其实也很无奈,他本来还想再等等看的,奈何有龙番警局脸面之称的秦明脾气再怎么古怪,性格再怎么冷情,周围依然飞着一群倒贴的莺莺燕燕,秦明虽然片叶不沾身,可林队长心焦啊。

近水楼台先得月,他可没道理不试试就拱手让人了。不管成不成功,他总要试试才晓得。林队长就是一个行动力爆表的男人,一旦下定决心就会立即实践,能有如此魄力也有一半要归功于他强大的心理承受力,只要不是超自然的东西,任何结果他都能接受。

不就是被拒绝嘛!

林涛想好了,要是秦明对他没意思,他就退回原位继续当好兄弟好同事,反正他脸皮厚不怕打击。

可事实上比他想的还要糟糕,秦明听了他的表白后先是一愣,他显然没想到林涛会突然来这招,手上拿的车钥匙跟着晃了一下发出一声轻响,林涛的小心脏立马不规律的一跳,紧张地咽口水。

秦明没有接过玫瑰,林涛的心渐渐下沉,就在他以为没戏的时候,手机铃声响了。

林涛的内心几乎就是崩溃的,他懊恼地蹲下身捂住自己的脸,等手机铃响的不耐烦了才慢吞吞的拿出来。

屏幕上显示的“指挥中心”四个字特别刺眼。

哎呀额的个亲娘嘞!林涛快要哭了,认命的接通电话。

滁西市发生一场灭门案,案发现场十分诡异,省厅急调各地精英组建专案组前去侦破。

龙番警局一下就被调走三个,林涛、秦明和李大宝。

“阿西吧!”林涛咬着牙悲愤想:都是这些犯罪分子吃饱了撑的,要过年了还害得我讨不到老婆!我册那真是F*ck!

End

 

02.不知名的弱点

【一】

滁西市在西边,距省城龙番很远,走高速要开7个多小时,林涛赶在油表报警之前开到了加油站,加油时顺便问了问工作人员油卡上还剩下多少钱,回来一脸丧气。

“瞧你这样子,该不会加油的时候被人调戏了吧?”李大宝端着两碗泡好的方便面过来,顺嘴调笑一句。

“去去去,你说你一个好好的女孩子怎么一开口就成老污婆了。”林涛斜睨李大宝一眼,接过方便面顺手放在引擎盖上,自己弯腰从副驾驶门侧拿出两个苹果。

“我这就污了?你上次当着局里一堆人的面开黄腔怎么不害臊了,哎呀还是林大队长想的周到啊,知道吃方便面没营养还提前准备了苹果。”李大宝嬉笑着伸手去拿,被林涛侧身躲过去。拿着苹果在手上抛了两下准备拿去洗,林涛一脸嫌弃的上下瞟着李大宝说:“这是给秦明准备的。”

“好基友就是好基友啊,难为你时时刻刻替他着想了,我要是秦明小公举的话早就感动的稀里哗啦然后嫁给你了。”

知道大宝是在开玩笑,不过林涛听后依然很不好意思外加心虚地挠挠头,尤其是在他鼓起勇气表白但还没得到回复前。没想到腼腆笑着一抬头,就见去便利店买水回来的秦明正叉腰微微歪着头默默注视他们两个。

又一次背后吐槽被抓包了。林涛尴尬地摸摸鼻子找了个借口快速逃离现场洗苹果去了,留下大宝疑惑的指着他。

“嘿你这人……”话还没说完就觉得一道目光如芒在背。李大宝僵硬地转过头去,她呆呆地眨了几下眼然后低下头开始吃自己碗里的面,吃几口还悄悄抬眼讨好地对秦明露出一个灿烂的大笑脸,接着继续低头吃面,抬头对着秦明笑,如此循环。

秦明面无表情的沉思几秒,摇了摇头,搞不懂李大宝那么小心翼翼的是在干嘛。

所以宝哥你下次开玩笑的时候还是先感受下周围的气氛吧,没准秦科长就站在你后面呢。

【二】

到了滁西市,三个人连车都没下就接了等他们到的滁西刑警支队的罗支队,在他的指引下一行人赶往案发地,滁西市辖下青莲县。

青莲县是个4A级旅游县,整个县城保存有很多的民国时期建筑,一进县城就仿佛是一下穿越回到30年代的江南水乡。林涛和李大宝两个人都放下车窗玻璃不怕外面寒风朝外新奇的到处望,罗支队冷的直哈气,哆哆嗦嗦的继续讲案情。

死者是一家老小,两个老的一个中年人还有两个小的。听周围邻居讲,那家人都平时都很和和气气,两位老人有一个儿子和一个女儿,女儿嫁到外省去了,邻居听老人说起过好像过年要去女儿那里,所以半个月没见人出门就以为那家人是去了女儿那,直到闻到臭味受不住搭了梯子翻墙进去看才发现死了人。

尸体是在房子里的地下室发现的,这种老式民国建筑一般都有地下室防空袭,听说这栋宅子是祖产,那这家人祖上应该还是个大富人家。

冬天尸体腐烂的速度要比夏天慢,还没进门就闻到一股怪味,跟着民警往里走气味越来越浓,四个人的眉越皱越深,林涛本来以为再臭的话也不至于有巨人观臭,没想到一进去看到惨状胃部便立即一阵翻涌。

那完全就是一座尸山,周围还溢了一滩十分臭的死水,民警怕破坏现场证据只拍照固定,痕检已经铺好勘踏板正在继续寻找周围有没有其他线索,等法医来了检查完尸体再做下一步行动。

“我还是第一次遇到冬天也这么臭的,呕……”李大宝捂着嘴恨不得立马用纸把两个鼻孔都塞住,“太惨了。”

快速穿好防护服,秦明指挥几个民警拍照后把尸体一具一具从尸山上抬下来进行尸表检验。

“尸体上盖了很厚的棉被,看来犯人本来是想盖住尸体以免被太早发现,只是棉被形成了一个温暖的环境使尸体加速腐烂。”

秦明先看了两个老人的尸体,尸身上几乎全部被血浸染,脖子上露出白森森的气管。“颈部被利器切开,颈动脉和气管全部断裂,伤口有明显生活反应,在没有进行具体解剖发现其他伤口之前,初步推测应该是失血过多至死。”

“小孩身体没有明显伤痕,不过小孩身上也被血染透了,鉴于几具尸体堆在一起所以不排除上面的血是两位老人的,提取这上面的血迹交给检验科化验。”将沾了血的棉签装进物证袋里交给等在一边的侦查员,秦明低头继续工作。

林涛拿着相机仔细将尸表都拍了下来,忽然他放下端着相机手,皱着眉上下扫了那具中年人尸体好几眼。

“他这腰后面压的亮晶晶是什么?”小声嘟囔一句,李大宝正好在检查中年人的尸体,林涛让她帮着把尸体半抬起来把那个亮晶晶的抽出来。

拿出来的是一把刀,刀刃上全部是干涸的血,那个亮晶晶的就是露出来的一点刀尖。

“这种刀跟菜市场里肉摊上割肉的好像啊。”林涛接过刷子小心的扫着刀柄上,一会就扫出几个指纹出来。

李大宝一看林涛这熟稔的手法十分好奇的问:“林队,你以前还做过痕检?”

“那当然,我可是专业的。”林涛骄傲地一仰首。林涛大学专业是刑事科学技术,毕业后到龙番痕检科,后来刑警队缺个副队就把他调到刑警队去了。林涛的父亲知道后非常高兴,因为林爸爸也是刑警,颇有种儿子接老子班的自豪感。

“厉害吧,全才吧。”林涛还在大宝面前嘚瑟,秦明似乎是被他烦的听不下去,径直一抬手,戴着橡胶手套的修长手指一指侧面对着的一个小门。

“你那么厉害就去里面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不咸不淡的一句,林涛顺着秦明的手指望过去,心里咯噔一下。

小门里面黑洞洞的不知道通向哪,幽幽的似乎还往外冒冷风,青莲县冬天湿冷,林涛霎时觉得他全身都快结冰了。咽了口水,林涛小心开口:“那个……老秦,要不你……”

话还没说完就见秦明站起来说:“让殡仪馆的工作人员把尸体抬走吧,尸体必须马上解剖。”

陪我。两个字被噎在喉咙里,林涛挎着相机抱着勘查灯欲哭无泪,顶着在场人同情的目光屏息踏进小门后未知的空间。

林涛总感觉背后有人跟着,往后一看只见小门后走道幽深,光线越来越暗只有手中勘查灯在起作用,他提着灯扫了扫发现这里面放了很多的箱子和柜子。都是上好的红木,林涛搬了一下发现没搬动。以前的东西就是好货啊。

随着灯光犀利的目光不放过每一处存在可疑的痕迹,林涛在一个用青砖砌起来的隔断墙边发现了有物体摩擦过地面的印记,不像是踩踏,倒像是一个穿了鞋套的人站在那突然看到什么东西受到了惊吓突然倒退所至。他拍了照,顺着鞋尖的方向看去,白亮的勘查灯光下,林涛在隔断墙的后看到一副寿材。

卧槽啊!林涛立时大吸一口气。这他妈跟看鬼片似的要吓死个人啊!他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在狂跳,那个罪犯不是也看到这个被吓到的吧,什么年代了都还有自备棺材的,老习俗真是搞不懂啊。

墙壁上飘浮着一个影子,扭曲着看起来格外诡异。林涛机械地转过头发现是里间门口挂的帘子在晃,是那种无风自动的晃。

林涛感觉更冷了,头发都差点立起来。

哈哈,怎么可能有鬼呢,要相信科学!林涛点点头,强自微笑安慰自己。

想想老秦,穿西装的老秦是那么的美好,偶尔笑笑的老秦也是那么美好。咦?这么多年了我就没看老秦真心笑过。心下突然一阵酸楚。

镇定住心神,林涛壮着胆子进去放着寿材的小间也四处勘查了一遍,里面没有脚印,连物体移动的痕迹都没有,算来算去除了刚刚只有外间几个箱子和柜子有被打开过的迹象,还有那个意思鞋底擦过的印记。

林涛收起相机打着灯一溜烟从里面出来,秦明和李大宝已经去殡仪馆里青莲县公安局修建的法医学解剖室了。

“不带这样吧。”林涛很不满,明知道他胆子不是那么大还让他一个人去小屋里待那么久,他现在后背都湿透了眼瞅着出来求安慰,没想到人早就把他抛在一边了。

嘴上虽然这样抱怨,但林涛心里也清楚他们这样赶时赶点的忙活就是为了能早点找到关键线索协助侦查员抓捕犯人,早日还人心惶惶的青莲县一个太平,好让住在这里的人过个舒心的春节。

一阵冷风又从那个阴森的小门吹出来,林涛浑身一抖往后看了看。

订的酒店房间好像是单人间吧,林涛想了想,今晚说什么也不能自己一个人睡。他暗自在心里握拳,只承认他是有那么一点点胆小。

【三】

尸检结果,两位老人是被钝器砸中头部造成颅骨骨折脑组织挫伤,颅脑损伤和失血过多形成的混合死因。

两个小孩口腔里有伤,舌骨骨折,属于机械性窒息死亡。

那个中年人死因有些奇怪,身上有很多擦伤,因是厮打造成的。后脑被钝器击打造成脑干受损导致死亡,但那把刀上的指纹却是属于这个中年人的。

李大宝指指解刨台上躺着的中年人说:“会不会是凶手在杀死他们后故意将中年人的指纹印到刀柄上,然后造成这四个人都是这个人杀的假象?”

秦明摇头,“那何必多次一举?警方也一定会查到,他这么做除了能拖延一点时间并没有其他意义。”他调出相机里拍的现场照片,对比凶器和两位老人颈部的伤口。伤口平整,有生活反应,是在人濒死的时候切开了脖子。

林涛让他顺便把后面的照片也连着看了。“有暗格?”秦明抬眼看着林涛似是在征求肯定。后者点点头接道:“我去勘查了那个屋子,里面箱子柜子都被翻找过,柜子都是那种老式有暗格的,我认为这可能是一起谋财转化为杀人的案件,而且地面没有鞋印,应该是个惯犯。”

“难道是凶手分赃不均所以杀了同伙?”

“极有可能。”

“告诉专案组让侦查员重点查对青莲县很熟悉又有盗窃前科的人。”

……

解剖完后三个人一起在隔壁更衣间换衣洗手,林涛犹犹豫豫等着李大宝进去换衣服才凑到秦明身边小声道:“老秦啊,今晚我和你睡行不?”

洗手的动作停了一下,秦明用眼角余光瞄了他一眼,没说话。

“我绝对是没别的意思!”林涛指着天花板发誓。“我真的,这不是一个人去那个小黑屋有点心理阴影嘛……”

他耸拉着眉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你不是最不喜欢警察丢脸吗?我要是今晚睡不好明早铁定丢脸,真的!”

秦明点点头终于答应,转过身去轻飘飘落下一句:“我刚刚看到你后面有个影子。”

“鬼啊!”一声惊惧惨叫划破夜空。

“啊?哪里有鬼啊?”

李大宝一出来就看到林涛惨白的一张脸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听了她话,林涛只指了指自己背后。

“后面没人啊,你的胆子也太小了吧,不是只怕老鼠嘛。”

已经走出更衣室的秦明嘴角微微勾起弧度,逗林涛其实挺好玩的。

End

 

03.满盘皆赢

跑了一天的高速没歇一口气就进入紧张的工作,三个人一回到酒店累的差点虚脱。李大宝捶着自己的腰一个劲儿说再不休息真的就要殉职在第一线了,打了招呼立马消失在自己的房间门后。

林涛非常有自主意识的跟在秦明后面进了隔壁房间,根本就考虑去自己的那间晃悠一圈填点人气。

“你先去洗吧。”异口同声说道。进门坐了一会儿,难得的尴尬在两人之间化开,从昨晚林涛表白完到现在,他们都在高强度的工作下根本无暇考虑自己的事,直到此时有了空间,竟然是不知不觉局促起来。

“你先去,我再看看照片。”秦明说完打开电脑开始看现场勘查和尸检的照片找线索,林涛点点头抿着嘴想要说些什么,最后还是咽下去走进浴室。

水声响在耳畔,秦明点着鼠标漫无目的的看着屏幕,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他其实在发呆。不得不说林涛突如其来地那一下确实有点吓到他,他们当了将近十年的朋友,从学校里青涩的愣头青到如今的成熟,谁都没想过有一天会走到这一步。

可要让他拒绝的话,秦明的双手绞在一起,手指略有些不安的互相揉搓着,他似乎做不到。

“想什么呢?”一只带着水汽的手臂从背后伸过来撑在桌上,林涛擦着头发问他。

秦明上下打量他一眼,淡淡开口:“空调的温度只开到25度,如果你不想感冒的话还是去多加件衣服。”

林涛眨眨眼睛问:“嘿嘿,你这是关心我吗?”

秦明白了他一眼,站起身取下围巾,脱下最外面的加厚大衣,然后是西装外套。他们两个都还在读本科时就住同一个宿舍读研究生时继续当着室友,虽然不同届但关系一直很铁。饶是这样林涛也从没见过秦明在他面前这样随意换过衣服。这一幕宽肩细腰长腿翘臀,西装马甲包裹着瘦削的腰,背脊挺得笔直的画面,看的林涛不知为什么感到身体发热,有一种热血沸腾的感觉。他用手做扇扇了几下风,换来秦明一个明显看智障的眼神。

林涛不敢看秦明的眼睛,他这时有点心虚。“那个,老秦你快去洗吧,免得浴室热气散了冷,哈哈啊啊啊啊啊。”连他自己都听出了尴尬。虽然一早信誓旦旦保证绝对没别的意思,可林涛现在是真有了别的意思了。

你说他待会儿再表一次白秦明能答应吗?林涛用他数学其实不怎么好的理科生头脑盘算着。

事实上是他依然没机会开口。秦明洗了澡出来疲惫已经完全挂在脸上了,他这台高精密的仪器也是必须要休息的,如果不是教养让他一定要躺上床睡,估计他能立马窝在床角就昏睡过去。

林涛已经把被窝睡的很暖了,他正捂着被子趴在床上东找西找,嘴里也振振有词:“不会真见鬼了吧,就一会儿连手机都不见了……”

秦明揉了揉惺忪的眼睛,用手挡住呵欠。“用我的打一个过去。”他委婉地催促林涛赶快找到手机睡觉,他们明早还得一大早起床去参加专案会。

“好嘞。”林涛直接从桌上把秦明的手机摸过来解锁,还是那几个数字,当初换手机时林涛给他设置的,用的是林涛自己的生日。

可能那个时候林涛就有私心了吧。

通讯录上简简单单备注“林涛”两个字,林涛不得不说他的内心其实有一阵失落,难道他在秦明心里就跟那些普通的同事一个地位吗?

“宝宝的电话~宝宝的电话~”愉悦的声音蓦地在房间里响起,熟悉的语调让秦明瞬间清醒了一半,那个声音离自己很近,他弯下腰沿着床沿摸索一番终于在两块地毯相叠的地方找到了林涛的手机,屏幕上熟悉的号码和宝宝两个字让秦明的另一半瞌睡也醒了。

他拿着电话缓缓抬起头,林涛正握着他的电话微张着嘴傻愣愣地看他。

林涛一时也忘记了他给秦明写的备注其实是宝宝,而且还特意录了一段音当铃声。当那阵“宝宝的电话~宝宝的电话~”几乎是跳着芭蕾在房间里旋转时,他可以预见生无可恋的未来。

“你,不打算解释?”秦明摊开手,亮着的手机屏幕正对着林涛。

秦明看起来并没有生气,林涛凭一个刑警敏锐的直觉清楚感觉到。在巨大的危机和更大的惊喜后,他的厚脸皮再次发挥了作用,林涛脖子一梗一副慷慨就义坦白从宽的表情:“我爸妈都知道我有一个叫宝宝的老婆,报告完毕,没了!”

秦明挑起一边眉,不可置信地看着从警察一秒变流氓的林涛。

厚脸皮还这么理直气壮,林涛是第一个!

可是当他蹙眉瞪着林涛时,那人默默抬起头一双眼睛湿漉漉地看着他。秦明觉得这个时侯的林涛特别像“披萨”,一条拉布拉多警犬,两岁,特别贪吃,每次执行完任务后都会蹲在那用一双黝黑的狗狗眼可怜巴巴地望着你。

秦明很想摸摸林涛的头,然后他真的上手摸了。

林涛惊讶地睁大眼,等他反应过来后自己已经自发自动的抓着秦明的一截手腕,施了巧劲将他轻柔的压在自己身下低头吻上去。

外表高冷不近人情的秦科长其实有一双非常适合接吻的唇,唇瓣丰润,含在嘴里特别软还很甜。

林涛的舌头在秦明别扭的不情不愿启开牙关后探了进去,搅动里面那条躲闪的舌纠缠不放。拇指不断摩擦着秦明的唇将之变为艳红,抹去从嘴角溢出的津液,手指顺着纤长的脖颈滑进衣领摩挲着精致高凸的锁骨正要继续往下,秦明一把抓住他的手,另一只手推了下林涛的肩,林涛即使十分不愿但依然放开了他,两个人坐起身喘着气。

“都这么晚了。”秦明取下手表看了时间放在床头,“必须要在最短的时间保持最好的睡眠,以此来确保能有充足的精力投入工作。”说完躺下去拉上被子闭上眼。

林涛抽着嘴角,脸上挂着的全是不解。怎么和剧本上写的不一样?他不禁抬手挠了挠头。

“关灯。”秦明隔着被子闷闷的说了一句。

“哦。”林涛欲哭无泪的开口,动手关了灯躺下一把将秦明搂过来抱了个满怀。

“我怕鬼,不接受一切反对意见!”飞快说完,林涛把脸埋进秦明颈窝里深吸一口气。

秦明没有说话,闭着眼嘴角微微翘了翘。

……

案子破了,不出所料确实是一起盗窃转为杀人,最后因分赃不均而互相捅刀的恶性案件。侦查员在邻省公安机关的配合下将犯罪嫌疑人捉拿归案,所有证据确凿犯罪嫌疑人也已经认罪,现已经交由检察机关依法进行起诉。

李大宝收到了林涛送的一大包糖,自从案子破了后林涛整日喜笑颜开,走路都开始哼歌也不怕被扣钱了。她抱着糖好奇地问林涛是不是遇上什么好事了,得到林涛拍着肩语重心长的一句话:“恭喜哥终身大事成功解决,李大宝同志你可要加油啊!”

“不是还有老秦单着嘛,什么眼神啊。”林涛听后只是露出一个迷之微笑。

李大宝狠狠踩了林涛一脚转身就走。单身狗怎么了?单身狗怎么了?!我单身我骄傲!汪!

然而林涛并没有高兴多久,几天后,国内一个有名的情感咨询论坛里有一个匿名用户的求助帖非常火爆。

【求助】试问一个火热的逗比该如何拯救性冷淡的媳妇_(:зゝ∠)_

End

 

04.距离为负

原来如此

2018-10-02  | 67 5  |   
评论(5)
热度(67)
 

© 此乐何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