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乐何极

当一个自娱自乐的俗人。

 

【旭润】何处是桃源(二)

人物属于原剧OOC属于我

狗血有,私设有,来发甜甜甜甜甜甜饼 

还是不习惯忘川成了天魔交界,剧情需要,就把忘川改到鬼界了

————————

与神相比,凡人的寿命不过春秋几十载,却在六界众生中活得最苦。依缘机仙子给旭凤这世排的命格,他应当富贵以极、威仪四海、儿孙满堂,满百岁而逝。然旭凤实则活了天命之年不到就郁郁而终,终生未娶,只从宗室里过继了一个孩子立为储君,承继大统。

魂魄离开久病的躯壳,旭凤觉得原本沉重的躯体霎时轻盈了不少,他漠然回看一眼龙榻上逐渐冰冷的皮囊,对周围一片不知是真是假的撕心裂肺哀嚎之声恍若未闻,只想自己要快点去到黄泉,莫要让奈何桥边的润玉久等。

旭凤刚飘出殿外,忽见一束光闪过,一位年轻男子即凭空出现。饶是旭凤现在是鬼也把他吓了一跳,“你是何人?”尚未出口,就见那年轻男子朝他恭敬道:“属下燎原君,奉命接二殿下回天界。”

“回天界?”旭凤少时只在话本上看过一些志怪故事且对那些故事嗤之以鼻,对神鬼之事他一向是不感兴趣,如今突然冒出一个人说他是天界二殿下还要带他上去,旭凤第一反应肯定是不信。

“你让开,朕还要去黄泉寻人,没空跟你磨叽。”他摆摆手,说罢就要向着鬼气浓重的那一方飘去。

燎原君素知旭凤任性,他要是不任性的话也不会在大殿下死后只用了二十年就把自己给逼死了。缘机仙子几个时辰前上报天帝说在人间历劫的二殿下不知因何原由寿命在锐减,等燎原君下来给旭凤送太上老君的延年益寿丹时旭凤直接就死了。这下送药不成反倒可以直接把人接上天了。

燎原君当然不会因为旭凤一句话就让他往鬼界去,他身形一晃堵在旭凤跟前,掌心含着一抹炎火之力径直往旭凤额上拍去。旭凤一时躲闪不及让燎原君拍个正着,炎火散去后,他捂着额角淡淡道:“辛苦你了,燎原君。”

燎原君道:“殿下,陛下命殿下恢复记忆后即刻回天庭复命,不得有误。”

“既然是父帝诏命,我自不会耽搁,对了,大殿下已经回天界了吗?”旭凤恢复了记忆,自然知道那个与自己纠缠半生的徐鲤其实是自己的兄长。

“属下自殿下历劫后便一直待在栖梧宫中处理日常事宜,大殿下近况,属下不知。”燎原君不明旭凤为何突然由此一言,便想到几日前途径紫方云宫时偶然听仙侍私下聊到璇玑宫殿那位的近况,只是道听途说不可信,思来想去决定先不禀报。

旭凤以为燎原君真不知情,也就未曾多想。回到天界后,天帝封他为火神执掌五方天将府。天后以旭凤经验不足应尽早熟悉军务为由,请求天帝让旭凤即刻前去五方天将府上任。旭凤本打算向父帝复命之后便去璇玑宫探望润玉,表明自己的心意。可这横生一遭,他身为人子又不能忤逆,加之军中事物繁多,去璇玑宫的日程一拖再拖,等他处理好军中事宜终于得空时,已是一月之后的事了。

旭凤手提一盏自己亲手制作的凤凰灯前往去璇玑宫的路上,回想在凡间历劫时常与还是徐鲤的润玉说要一起逛逛元宵灯会。那时徐太尉权力日盛,已达蒙蔽圣听,操纵圣意的地步。东宫人人每日皆胆战心惊如履薄冰,生怕踏错一步即是万劫不复。因此约定犹在,却没有一次成行。

他到了璇玑宫,见本就冷清的宫殿如今大门紧闭,他试着唤了两声,无人应答。旭凤心下感到奇怪,把凤凰灯放到石桌上便推门去寻,将璇玑宫上上下下都找了一遍,揪出仙侍问了才知润玉还未回天界。

旭凤暗道不好,迅速返回栖梧宫命人去寻润玉踪迹,得到的回复皆是不见润玉其人。燎原君见旭凤焦急,想了想决定将自己在紫方云宫听到的话告诉了旭凤。

“什么?兄长被勾魂使者带去了鬼界!”旭凤拍案而起,“上神历劫完不是会有仙人接引吗?你既然知道兄长未归天界为何不早点报我?”他怒道,漆黑双眸中燃烧着熊熊怒火,周身散发着属于上神的威压。

“属下、属下……”燎原君也不知该如何是好,哭丧着一张脸。

“回来再治你的罪!”丢下这句话,旭凤化光直遁地府而去。

……

幽冥鬼域。

鲜血筑成的黄泉路在脚下流淌,身侧忘川河里鬼魅的绿芒飘荡在河面,引诱着无知的新魂落入其中成为它们的养料。恶鬼哭嚎环绕耳际,旭凤途中瞧见一红衣女子执笔正侧坐在忘川旁描画着一张人皮。那女子听闻身后一阵风声,回头望去,只见一华衣男子身携凤凰炎火,神色匆匆而过。

通往阎罗殿的路上,沿途戍卫的地府鬼差横七竖八倒了一片,凤凰火焰撞开阎罗殿大门,伴随着扑倒进来的鬼差的哀嚎,惊得阎王判官立时一跳。

“何人如此大胆敢……”擅闯地府。一句话还未说完,横空飞来一个火球差点燎了判官半截胡子。

“阎王,你纵容鬼差勾去天界大殿下神魂,你该当何罪!”旭凤气势汹汹闯进殿来。

阎王一惊,心想他让鬼差勾走大殿下魂魄之事这么快就暴露了?看如今这火神闯进来的架势,泄愤似的打伤了他地府一群人,今天要是不给火神殿下一个交代,阎王估计等着他的就不只是被罚去凡间历劫那么简单的了。

想来阎王也是鬼域之主,与火神一样同为上神,他也不能简简单单就让旭凤欺到头上来。一番合计下,阎王故作镇定道:“二殿下说的话小王怎么听不明白,大殿下历劫完毕自是要回天界的,怎地突然和我冥府扯上瓜葛了?”

“哼,阎王你要是揣了明白装糊涂,那就休怪我不客气了。”

话音一落,地府众人只觉四周温度炎热异常,但见一团烈焰在旭凤手中凝聚,竟然是凤凰火中的红莲业火,那鲜红炽热的焰芒比之火海狱的鬼火,更加灼目。

阎王一见火神动了真怒,虽说旭凤要是真动了地府好歹,他告上天去天帝定然会降罪旭凤。但旭凤到底是天帝之子,况且大殿下的神魂确实在鬼界,真把事情捅出来,最后吃不掉兜着走的还是他。阎王不禁要感叹自己命苦,掌管鬼界几万年来,先是来个猴子把他的地府闹了个天翻地覆顺带销了猴族的生死簿,后来又来了那猴子的徒弟,把十八层地狱掀了一遍。一个月前,天后亲临地府,威逼他派勾魂使者去勾走了阳寿刚尽历劫完毕的大殿下神魂,让他把大殿下关在鬼界使他无法恢复仙家记忆重返天界,而现在,火神又找上门来逼他把大殿下的魂魄交出来,不然就烧了他的地府。

你们两母子搞事情前能不能先统一一下意见,你们这样小王我很难办啊。阎王郁闷。可凤凰之火的威力巨大,他又委实理亏。说到底这事乃是天帝的家事,左右不好插手也不好交代,几个来回阎王认命告诉了旭凤润玉的去处。

旭凤不知一向深居简出与人为善的润玉究竟是得最了何人,才会遭此毒手被困阴森幽冥之地。阎王只说润玉在忘川,具体是在何处他是打什么就算旭凤烧了地府也不肯多吐露一字。旭凤气极也无可奈何,只得沿着忘川一路寻去。

“你要找的那个人,他被关在九幽潭里。”侧坐在忘川河畔的红衣女子仍在细细描摹着手上那张人皮,她微微侧过脸,透过浓黑长发下隐约可见美艳的脸上是一大片可怖的伤疤。

“多谢姑娘,这是太上老君的雪颜丹,你拿去吧。”旭凤谢过红衣女子,将雪颜丹递与她。

女子摇摇头,仍是细细描着手中人皮。“心之所爱已另娶他人,容颜再美亦是无用。九幽潭在忘川尽头,那里是坠入忘川不得出的厉鬼汇聚之所,在岸上是寻不到入口的。”

旭凤听闻后没有一丝犹豫当即跳入河中。忘川河水阴寒刺骨,其中包含了不知多少厉鬼的怨气,每前行都有鬼魂在撕咬皮肉,仿佛要将他分食而尽。凤凰性火,与忘川水本就相冲,寻常神仙都不敢随意触碰忘川水,更何况旭凤要一直浸在河水里淌过去。

他越走越远,意识也愈发不清。河水的阴冷刺破肌肤深入骨髓,再这样下去,旭凤的元神必会遭受损害。可他顾不得那么多,润玉还在九幽潭里,他现在受的伤根本就不及润玉所受的万分之一。

旭凤脚步逐渐慢下来,他浮在忘川中的身体开始渐渐下沉,河水将他全身冻结,原本缠绕在周身的炎火扑腾几下渐渐消失。旭凤眼前昏暗一片,鬼界红月终于照亮了前往九幽潭的路,他勉力动了动僵硬的手指。一声凤唳撕裂鬼界的死寂的长空,浑身被忘川水浸透的火凤闪烁着微弱的炎火之光照亮了忘川尽头的九幽潭。巨大的凤凰绕在九幽潭上盘旋不去,一声声凄厉凤唳啼啸不止,穿透鬼界上空直传入天界,引起了天界众神的注意。

旭凤终于看到浑身加缚困仙索的润玉,他被压在潭底,由八方鬼将石像看守。这是要将润玉的神魂活生生磨尽,让他魂飞魄散啊!

凤凰张口,一串鲜血淋淋滴落水面,跳动几缕火焰很快又消失不见。旭凤飞临鬼界上空,转头一跃收翅以身为刃直直坠入九幽潭。潭中禁制一破,里面的厉鬼立时活泛起来,搅得鬼界地面震颤不断。匆忙赶到忘川边的阎王正怒喝究竟发生了何事,只听又一声凤啸震起忘川河水,一只浑身裹挟着忘川水的凤凰和着一条银色应龙自水中冲出。一凤一龙在空中化作两道光芒,互相缠绕着最后合为一处,光芒散去后,只见两个人影紧紧相拥在一起。

旭凤脸上满是流淌的鲜血,眼中却盛满温柔笑意,他与怀中凝望着他的润玉静静对视,良久缓缓低下头去,双唇轻颤着覆上润玉同样苍白颤抖的唇。

他们都在对方的口中尝到鲜血的滋味,重逢的喜悦与对彼此的担忧让他们悲喜交加。忘川水侵蚀魂体,重伤加身,两人都已没有力气再飞上天界,相互紧拥着跌入忘川。

旭凤扯下原身尾上三根凤凰金翎裹住他和润玉,让他们不至于那么快沉入忘川水底。润玉皱眉,温润的嗓音因气急而嘶哑:“你疯了,三根金翎会要了你的命的!”

凤凰羽毛中一共有五只金翎和一支寰谛凤翎。寰谛凤翎最为珍贵,而凤凰金翎也不遑多让。金翎代表凤凰的一魂四魄,凤凰四魂八魄,除却一魂一魄为涅槃所用之外,抽出自己的金翎相当于自损仙寿。

如今旭凤只是为了不让他们过早沉入忘川,竟然抽出自己的魂魄做舟,这是有多傻。眼见旭凤没有血色的脸色迅速变成纸白,润玉的手死死捂住自己的心口。那里很痛,似乎碎成了几瓣。润玉恢复记忆后即立刻推断出他是因为谁从中使计才会被压在九幽潭下受尽折磨,可胸中澎湃的恨意在亲眼见到旭凤扯下自己的凤凰金翎时,消散了。旭凤夺走了他的恨,同时也拿走了他深藏在心底深处不愿交付的爱。

面对这个人,润玉自问怎么舍得?他舍不得。

旭凤毫不在意,但见润玉满目皆是复杂痛苦之色,不知怎地突然想起两人一起在人间的岁月。他道:“我好想,回凡间去。”他抓着润玉的手放到自己的心口,两眼注视润玉,神情专注而认真,漆黑的眼眸里凝着化不开的深情。

“元宵灯会快到了,我想和你一起去看看。”

润玉浑身一震,下意识想要抽回按在旭凤心上的手却被更用力握住。他沉默良久,微闭双眼,颔首轻声道:“我心中,亦是如此。”一滴泪从眼角滑落,滴到旭凤手背凝成一颗莹润的玉珠。

旭凤捏住那颗玉珠,将之贴到自己的心口。“这算是兄长给我的定情信物了,我把它和元神放在一起。”说完他忽然想起什么,上扬的嘴角撇下,低头苦涩道:“连累兄长要与我同沉忘川,旭凤过意不去。”

润玉倾身堵住旭凤的嘴不许他再说,他生涩地吻着旭凤,许久才分开道:“胡说些什么,能与你携手同归一处,便是身死魂消,我也不悔的。”他一如年幼时摸摸旭凤的头,用自己的灵力化开慢慢结在旭凤脸上的冰片。

旭凤红了眼眶,用发顶蹭了蹭润玉的掌心,浅浅一笑不再言语,伸手和润玉紧紧偎依在一起,随着水波乘着凤凰金翎在忘川上飘零。

 

待续

真的好想赶快写到大龙太上忘情一心事业啊,我要当个魔鬼

2018-10-12  | 145 15  |     |  #旭润
评论(15)
热度(145)
 

© 此乐何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