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乐何极

当一个自娱自乐的俗人。

 

【旭润】何处是桃源(三)

人物属于原剧OOC属于我

——————

一场历劫生出诸多事端,两位殿下于鬼界重伤,忘川河水倒灌厉鬼涌入人间,致使数十万凡人遭生灵涂炭。天帝震怒,罚阎王入轮回历最苦最难命数六世,缘机仙子月下仙人知情不报乱牵红线闭府思过百年。
旭凤和润玉在鬼界被救回后,双双因伤势过重昏迷不醒。天帝天后亲眼看到两人紧拥在一起,十指相扣,便是重伤也不愿分开。意识到旭凤润玉二人关系恐怕不止兄弟情那样简单,遂命丹朱调出仙家姻缘录,翻来一看触目惊心。这兄弟二人的姻缘红线不知何时纠缠在一起打了个死结,用神力亦无法解开。这等乱伦背德的事发生在天家实在有辱天家威严,更令天帝天后蒙羞。
他们思来想去,最后决定把浮梦丹混在药中喂昏迷的两人吃下。只是喂食浮梦丹的时候,旭凤润玉两人反应都很大。即便他们仍处于昏睡,但仿佛心里已经知晓自己吃下去的是何物。于是吃什么吐什么,最后紧咬牙关连水都喂不进去。荼姚心里更是恨极了润玉。若不是这个贱人之子勾引旭凤,旭凤如何会叛逆到这种地步。她一狠心,拼着就算是损伤旭凤千年修为也要抽出旭凤的情丝,把那团倾心于润玉的情丝毁掉。情丝抽去,旭凤心中对润玉的情爱消失殆尽,为了以防万一荼姚还是给他吃下浮梦丹。旭凤自昏迷中醒来后除了身体虚弱,其他并无任何不适。荼姚故意询问他可还记得润玉,旭凤道润玉是自己的兄长,除此之外别无其他。

旭凤对润玉的情丝一断,姻缘录上他俩的情结自然解开。一方还有情一方已无意,失去心灵的羁绊,润玉不再抗拒要他服下的东西。浮梦丹终是起了作用,两个有情人将彼此忘了个干干净净,再相见一如以往几千年那样互爱互敬,少了那么丝在凡间的亲密。

润玉从布星台上下来看到放在石桌上的凤凰灯,红色的灯笼纸有些许褪色,上头描绘的黑色凤凰栩栩如生。他估摸这是旭凤忘记在这的,正准备给旭凤送去,天后懿旨此时刚到门前,罚他除每日布星外禁足璇玑宫思过千年。左右他不喜与人结交,听闻旭凤此次受伤也和他脱不了干系,他也不想再去平白惹得天后愈发看不惯他。润玉托前来传旨的仙侍把手中这盏凤凰灯转交给旭凤,言明这是他落在璇玑宫之物。旭凤盯着仙侍送来的凤凰灯愣了一秒,漆黑若星的眸子闪过一瞬挣扎之色,但很快又消退下去,他不明心上突然那阵细微刺痛是怎么回事,多半是自己伤未痊愈。

“正好,你替我谢谢大殿,顺便把这个给他。”旭凤抛了一个装满仙丹灵草的乾坤袋给明明只是来传旨却遭无故使唤当起跑腿的仙侍。他回到栖梧宫,端坐在书案前准备清理这段时间堆积的军务。旭凤同样被罚禁足栖梧宫,他没有润玉那么惨,只需思过百年就好。五方天将府暂时去不了,他让燎原君把该看该批的公文全拿回栖梧宫来。

旭凤握着笔,沾满墨汁的狼毫悬在公文上方迟迟不动,墨汁滴在纸上晕染出一方很大的墨迹。他怔怔看着眼前的公文,仿佛一个字也不认识。目光在空旷的殿中扫视一圈,最后落在随意丢在桌角的鲜红凤凰灯。看这生涩的手笔应该是新手做的,我做的?旭凤本来不信,等他瞅着自己发呆时心不在焉地在竹简上画了一只同样的凤凰,他不得不信了。我什么时候做的?怎么一点印象也无?他冥思苦想,脑海里空洞一片,丝毫找不出任何痕迹。旭凤不想让一盏灯平白无故扰乱了自己心绪,手指一点一轮凤火迅速蔓延至凤凰灯,整盏灯从做成到送回到原主人手中未亮过一次,唯一一次点亮也成了最后一次。跳动的火焰将凤凰灯烧得一干二净,连灰烬都未曾留下。旭凤总觉得心口仍旧不舒服,他的元神放在此处,莫非是元神出了问题?

再回想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旭凤凝神一探自己的元神,见一团火焰中包裹着一颗蕴含水灵的玉珠。旭凤大惊,世人皆知凤凰属火,他就算是重伤伤了头也断不会把跟自己属性相冲的东西放入自己元神中。他把那颗闪着微光的莹润玉珠取出来,捏在手中端详。透过这颗珠子,他的眼前好似浮现出一场幻境,只可惜幻境前隔着一层水幕,令人看不清那幕后面究竟是何人。貌似是一场约定,有人发下了上神之誓。他紧闭双眼,斜飞入鬓的双眉死死拧在一处,额角汗珠隐现。

玉珠在手指尖忽作光华散去,幻境倏地消失。旭凤呆愣注视着自己的指尖,心上那阵不适不知何时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

火神和夜神历劫发生的事,天帝命令所有知情者都不准再提及,加上他们服下浮梦丹前尘尽忘,两千年下来相安无事。

凤凰每五百年要经历一次涅槃,一次比一次凶险,一次也比一次修为提升的快。凤凰本来有四魂八魄,若魂魄齐全则涅槃只需好生看护,静待涅槃成功既可。然旭凤早在历劫那时失了一魂二魄,导致其后涅槃经常险象环生。荼姚因此更是将润玉恨到骨头里,若不是为了救这贱人,旭凤何苦会抽出自己的魂魄,她的儿子如何会次次涅槃都濒临险境,九死一生。

燎原君奉命守在栖梧宫紧闭的宫门前小心看护,所有想来探视旭凤的人皆被毫不留情拒之门外。天界突然来了不速之客,杀气腾腾目的直指栖梧宫,润玉追着那黑影到了栖梧宫前,燎原君上前将他委婉挡了回去。润玉无法入栖梧宫只得作罢,过了不久还在北天门值夜时见腾飞的火凤忽然化作流星直坠入下界,他心下一惊,还未来得及作何反应,天后即下旨先将他关押,等旭凤回来再做定夺。

旭凤涅槃遭袭误落入花界,在那养好伤顺便把救他的小仙童也带了上来。其后仙童变成了仙子,又变成了润玉素未蒙面等了几千年的未婚妻,他跟旭凤原本如凡人家和睦的兄弟关系也发生了质的变化。

一直存在于话本中的兄弟阋墙原原本本发生在他二人身上,从一开始维持表面平和到后来的针锋相对,他们的称呼也从兄长旭凤变成大殿二殿。偏偏天界其他人还以为他们仍是兄友弟恭,实在好不讽刺。

润玉恨自己的过分理智,明知锦觅下凡历劫,天后必定不怀好意从中作梗,他作为锦觅的未婚夫此时最该与她在一起保护他,不曾想让旭凤抢了先机,先一步跳下天机轮盘。通过水镜,他看到两个人在凡间相遇,互有隐瞒到彼此交心,而他呢,只敢在一旁看着,不做什么也不说,倒显得他凉薄更甚。自嘲时润玉猛然望见旭凤和锦觅两人的手上都绑着红线,不用想也知道一定是他那个偏爱二侄子的叔父干的好事。润玉无法再坐视不理,下凡与锦觅相见,他是神,而旭凤如今只是个渺小的凡人,他争不过他的。润玉以为自己占了优势,偏偏造化弄人,无论他如何做,就算是交出了自己的逆鳞,终究换不回锦觅的真心。他的情对锦觅而言永远是高悬九天的月,看得见但不需要得到。她的那颗心已经完完全全给了旭凤,而旭凤的心亦是给了她,让他虽然嫉妒,也无可奈何。

后来发生的事就像是上天给润玉开的巨大玩笑,他寻回了自己几千年的生母,知道自己的出生从一开始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阴谋。

孤女幼子被迫骨肉分离,而他竟然认荼姚那个毒妇为母几千年。一切都好解释了,为何荼姚总视他为眼中钉肉中刺,为何他从小到大都未曾得太微正眼相待。他不过是一枚棋子,是一夜风流的产物,更可笑的是,他忆起是自己当初年幼无知抛弃了生母,忆起下凡历劫他跟旭凤之间发生的一切。

今日眷浓,明朝敝履。凤凰花灯犹在,赏灯之人却非旧人了。忘川之誓,早已逝水东流。

亲眼目睹生母惨死在他的眼前,他无能为力,洞庭水族三万亦因他之过即将飞灰湮灭。他之母,他之妻,他之所爱,皆弃他而去,这逃不掉被人鄙弃的命运。天雷电火加身,破碎的身躯渐渐修复,可心中的那份情,终归再也寻不见了。

是我的错,没写清楚情丝的问题,情丝被抽了还是会重新长的,就跟草一样,春风一吹呼哧呼哧就又出来了(你可闭嘴吧)

2018-10-13  | 140 11  |     |  #旭润
评论(11)
热度(140)
 

© 此乐何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