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乐何极

当一个自娱自乐的俗人。

 

【旭润】何处是桃源(十一)

人物属于原剧OOC属于我

狗血有,私设有

——————

旭凤以魔尊之身重回天界登天帝之位,起初确实招致许多非议,但润玉在魂归天地前下旨恢复旭凤的神籍,旭凤神魔二体,无人敢有二心,几千年下来六界一派欣欣向荣。众仙都道太微天帝玩弄权术纵容废天后荼姚把六界搞得民不聊生,可好在他有两个好儿子,虽然冰炭不同器,可心性能力都是无人能出其右。

旭凤曾是人间帝王,继位天帝后命缘机仙子和上元仙子重修历法,开始使用年号。改天元为太初,并下旨天帝在位每五千年改一年号,便于纪元。

太初三千六百七十一年,鬼界忘川泛滥,忘川河水漫出酆都倒流进人界蜀地,无数凶煞厉鬼随着河水进入人间,蜀地顿时化作人间炼狱。天帝震怒,下令彻查。原来是一只一直藏在忘川九幽里的鸟在作祟,那鸟企图脱离九幽拘禁,遮天羽翼一掀忘川水随之就漫过酆都河堤。

“鸟?什么鸟?一只鸟就有能耐把忘川水都搅翻了你们是干什么吃的!”旭凤眉头紧皱,看着九霄云殿下阎王畏畏缩缩就气不打一出来。

“回陛下,我们……不知。”阎王说完立马抬起手中所执的玉板挡住脸闭上嘴。

其实这也不怪阎王他们,那只鸟隔着厚厚的忘川水,说那是鸟是因为看到了它张开的双翅,至于什么品种谁都没看清,毕竟忘川水都不是随便能去碰的。

“鸟族族长!”旭凤一扬声喊道:“去查了吗?”他清楚再骂阎王也不会把那只兴风作浪的鸟骂回去,为今之计只有先确定那到底是鸟还是其他什么才能派天兵过去。

鸟族族长一接到天帝的宣召就预感自己要倒霉,他去看过那只鸟,鬼界诸鬼辨认不出来,他只消几眼就看清了,只是结论不太好,他不太敢说。

“回陛下,查了。”鸟族族长硬着头皮走出群臣之列。

“讲。”旭凤扫过去一眼示意他快说。

“这……那只鸟,是只……”鸟族族长吞了口唾沫,周围大臣都竖起耳朵去听。“是只凤凰。”

九霄云殿里,本来还在小声议论的仙长们此时都鸦雀无声,他们悄悄抬眼看了看,座上的那位脸色更是黑得可以。

众所周知,废天后荼姚跳临渊台身陨后,六界天地间唯一一只神鸟凤凰便是当上天帝的旭凤,且旭凤尚未成婚,连子嗣都没有。如今突然说那只在忘川河里捣乱的鸟是只凤凰,这不就明显甩锅给旭凤嘛。

“真是凤凰?”

“不该是凤凰吧”

“鸟族族长,你们鸟族族谱上是不是记少了一只凤凰?”

正在众仙纷纷猜测议论之际,九霄云殿外来报:在忘川作乱的鸟挣脱开忘川河水的束缚飞向人界东海,正巧撞上周游到此的一位上清天上神,被上神收服。

上清天上神?难道是斗姆元君?

不会,斗姆元君已闭关近万年,并没有得到她出关的消息,难道是其他的上神?可上清天不涉世事已久,这只凤凰才出现没几天,造成的祸乱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还没到天界解决不了的地步,上神出手,未免大材小用。

他们正要问那位上神尊称,上天界报信的仙者支支吾吾说不清楚,只言见天边云海翻腾,隐隐听见阵阵龙吟。

龙吟?应龙?

应知天地间唯一一条应龙已在三千多年前魂归天地。难道这世上不仅有第二只凤凰,还有第二条应龙?

没人见过那条应龙的真面目,无人敢确定。

从人界传来的消息接踵而至,生活在洛江的无数条水虺逆江而上,似乎是要去极西的大荒之地。

上古时候,应龙遨游神州行云布雨,更助黄帝打败始祖魔蚩尤。随着上古大神相继神隐,数量本就不多的应龙也随之消失,只留下一脉繁衍,掌控天界,成为历代天帝。到了润玉这一代,因他早逝,唯一的应龙血脉也就此断绝。

而在上古,应龙诞生皆是由水虺艰难演化而来,古籍有载“水虺五百年化为蛟,蛟千年化为龙,龙五百年为角龙,千年为应龙。”

一只水虺想要化龙,除却自身坚韧,更多的是契机,如若偶遇应龙乘奔御风,它能得到应龙的一丝龙息,即可化为角龙继续修行。

但传说毕竟是传说,应龙谢世已久,为了六界平衡天帝应龙也不能随意将自己的龙息给小小的水虺,是故这几十万年来除了天生的应龙,还没有水虺能再化龙。

而今大批水虺逆江去大荒之地,许是和传说中的西北大荒之地有关。

西北大荒之地是一处极神秘的险境,此处有神山不周山,相传第二条应龙便是水虺得了衔烛之龙的龙息诞生于此,是以不周山是龙域,亦是应龙死后的埋葬之所。

看来是西北大荒之境忽然开启,龙吟引来了成千上万的水虺争相想要去不周山,渴望求得应龙垂怜。

旭凤沉声道:“这么说来,那只凤凰是被不周山的龙神给带走了?”不周山是现在的天界众神众仙都从未踏足过的地方,谁也不敢冒然进入,惹怒龙神可不是三言两语就能摆平的。可是那只捣乱的凤凰却是必须要带回天界受审的。

上清天的大神本就面子极大,要去向远古神的后裔现如今的钟山之神讨要一个天界的人犯,根本就说不出口。

九霄云殿上一时间众仙默不作声,大家都拿不出可行的办法把凤凰抓回来。

最后只得旭凤拍板定案:“此事容后再议,当务之急先退忘川河水,大灾之后人界必定瘟疫蔓延,诸位仙家需尽早应对,万不可让人界再遭涂炭。”

……

西北大荒境,不周山脚。

一只满身浸染幽幽忘川水的凤凰立在一块巨石上扭着头用它长长的喙梳理自己的凤羽。它在忘川河里待了几万年,一直以为自己是河里唯一的一条鱼,后来它又发现自己会飞,他又觉得自己可能是鲲鹏。于是它就想挣脱忘川河水去鬼界外面看看,谁知它刚飞到东海正想一猛子扎进海里就遇上一位白衣仙者。

那白衣仙长得极好看,比它飞到途中看到的万千云霞都好看,就是忒讨厌了。白衣仙伸手拦住它,道它要是真入了东海,那它身上所携的忘川水势必会污染所有水系。

它才不管那么多,张牙舞爪说它是一条鲲鹏,鲲鹏不去水里还要去哪?

那白衣仙闻言没忍住当即轻笑出声,摇摇头微笑道:“你不是鲲鹏,云鹏入海化鲲,你就算入了海也还是只凤凰。”

“凤凰?”它疑惑地扑了扑自己的翅膀,没错,它现在就是在飞。会飞就得是凤凰,那乌鸦还能飞呢!它觉得自己被白衣仙给套住了,恼羞成怒仰首长唳。既然这白衣仙要拦着它,那就只有翅膀底下见真招了。它扑上去,白衣仙非但不躲,反而一拢袖子便直接把它收了去,将它带到这处蛮荒一看就鸟不拉屎的地方。

“喂,你放我出去!”凤凰梳理完羽毛开始朝着不周山顶叫嚣,可惜它嚎了一会儿也没人理它,反而招致一些出来觅食的怪鸟看异类的鄙视目光。

凤凰再次炸毛,扑腾着翅膀飞到半山腰用喙去琢白衣仙原身盘踞在半山的银白龙尾。

“你到底听没听到啊,我要出去!”

白衣仙没理它,只是甩甩龙尾拍了拍它的脑袋,弄得凤凰双翅扑腾地幽青色的羽毛乱飞。

“你天生魂魄不全,此处安宁,清气充足,你就在此好好修炼,等你稳固魂魄不再有散魂之势,我自会放你出去。”

从山顶传来的话音一落,身旁的龙尾就消失了,留凤凰一鸟叽喳乱叫。

“胡说,你又什么都知道了,我魂魄不全我自己都不知道,你又想糊弄鸟!”

注:关于衔烛之龙、应龙龙冢不周山和水虺的设定有借鉴古剑(游戏)不过水虺化龙这个说法其实来源于《述异记》

2018-10-28  | 126 23  |     |  #旭润
评论(23)
热度(126)
 

© 此乐何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