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乐何极

当一个自娱自乐的俗人。

 

【旭润】何处是桃源(二十)

人物属于原剧OOC属于我

狗血有,私设有,能接受的往下↓

——————

我……是赝品。

凤凰踉跄后退几步堪堪稳住身形,漆黑双瞳空洞无一物。

润玉在旭凤抱住他的下一秒即推开了他,回身望去,那边凤凰目光接触到他的视线,润玉启唇刚想说些什么,只见凤凰撇开头看都没看他一眼。

润玉一愣。

“白衣仙,他说得都是真的吗?”凤凰眼眶浸着泪极力撇着头不让人看见,小声道:“我是其实是你……”喉咙哽咽着说不出话来。

“旭凤。”润玉只觉喉中干涩。

“旭凤!”凤凰的声音骤然尖利变了调,他张口闭口好几下,脸色通红像是溺水的人垂死挣扎汲取氧气。

凤凰道:“你是在叫他还是叫我?”

“我连走近你一步都不行,他……可以抱着你。”他分明是在笑,笑容十足难看。

“……”飞升上清天已久,润玉主动忘记许多事,此时不知该怎样安抚陷入怪圈的凤凰,好似顺带连如何解释也忘了。

凤凰等不到他开口,眼中失望尤甚,拂袖身形消散化做一道焰芒直射天际。

凤凰飞了很远,他怕润玉找到他,一刻都不敢停歇,一直到他精疲力尽再也支撑不住才落到霜叶林中。

神体不可亵渎,为何他就可以?

明明长得一模一样,他就可以碰你。

凤凰死死捂住快要撕裂的心脏,步履蹒跚朝林外流潺着湍湍清流的霜河走去。眼前天旋地转,他抬起手看了看,掌心已成半透明状。

原来不是忘却世俗情爱,是我根本不配待在你身边。相思扣,两行情人泪成扣,哈哈一万年。凤凰痛苦地紧咬牙关,嘴角不断溢出血液顺着下巴滴落,地上沾上凤血的瞬间被烧成焦黑,草径野花熔成灰烬。

他撑不住栽倒下去,狼狈地挪动着身体,借着河水的倒影看了眼自己。水中人的样貌熟悉,更多的是陌生,凤凰几乎分不清他到底是自己还是那位名叫旭凤的天帝。

是了,他明明给自己取名也叫旭凤啊。

连名字都是别人的,我才是一无所有的那个吧。

你看着我时,目光永远是透过我投向另一处,我在不周山下像个傻子一般守了你五百年,追寻着的是你根本就不会怜悯给我的双眼。

“乌鸦,你有没有想过,你在神上心目中地位可能跟这只水虺差不多。”

角龙你可真会安慰人,我可明明连只水虺都不如,我只是……钟山之神随手创造出的一个物品,一个寄托他无处安放相思之情的器物。

他自嘲,翻过身仰躺在河岸,耳边听着潺潺的水流声。

天。鬼界永远都是黑夜,能看的只有血色猩红的冥月。不周山的夜幕缀着一条璀璨的星河,万千繁星闪烁,白衣仙在山巅每每仰望时,他其实在找的就是那个人,什么习惯孤独,其实也就是骗我而已。

“你说的没错,只有真正体会到温暖的人,才知明白什么才是真正的孤独。”他无声呢喃着,接着又是呕出一口血来,黑血。凤凰已经维持不住人形,溪边冒出微弱的光一闪而过,青年变回了凤凰。它的头无力垂在地面,从溢彩的凤尾开始,幽深的墨绿色逐渐蔓延至全身。

忘川水再次包裹住他,比以往更加森冷,地上出现一个巨大的黑洞,凤凰的身体逐渐淹没其中。

鬼界,徘徊于忘川旁的新生魂魄感觉有东西遮蔽了血月,后知后觉抬头望去,巨大黑影从冥界上空直坠而下落入忘川河中。忘川深处九幽潭红光大作,八方鬼将石像眼珠突然转动,它们齐齐转身从九幽中逡巡而出,手执灭鬼兵刃径直往地府而去。忘川河水翻腾不止,似有意识般席卷上岸,裹住来不及逃走的魂魄鬼差将之拖入水中。

凡间,正在四处找寻凤凰的润玉双眉紧蹙,猛然扭头看向西南方。

蜀地。

与此同时,陪同润玉一起的旭凤收到天界急报——鬼门开了。

酆都鬼门大敞,再无拘束的厉鬼纷纷涌出鬼界。墨绿如黑的凤凰,双翅遮蔽了蜀地的日光,凤羽上流不尽的忘川水随着每一次翅羽的拍动洒到四散奔逃的凡人身上,躲闪不及的人身体顿时像是被鬼魂操控,血肉尽消只剩一层灰白的皮囊裹住骨架,状如僵尸。

“你若入了这东海,这海中鱼儿可就要无家可归了。”白衣仙人微笑着拦住他。

神不怜我,我亦无家可归。

上神让他向善,可惜他天生注定为恶。

既然我是赝品,那赝品自然也有赝品的活法,凤凰扭头,尖利长喙狠狠扯下背上那片突兀的银白有着龙鳞色泽的羽毛。

银白凤羽翩翩然落下,自身清气徐徐冒出净化着四周污浊的鬼气,可惜凤羽只有仅仅几根,鬼气弥漫,只消片刻便再次充斥。

“尔等,可还要听命于天界?”

原本的阎罗殿,如今的七煌宫。

幽冥凤火映照在墙壁跃动,张牙舞爪,宛若幽魂。

黑衣青羽的青年坐于上首斜靠进椅中,微微歪着头单手支颐,血红的双瞳虽是带这几分笑,但笑意未入眼底,反而成了冷厉的刀锋。

殿中跪了一片,乃鬼界鬼差和蜀地各路仙神,他们望着那张跟当今天帝明明一模一样的脸,仔细一看却毫无相似之处。

天帝旭凤性子虽同样桀骜,眼神却并不似青年那般倨傲,任何生灵在他的眼中皆如蝼蚁。

他本体只有一魂二魄,并且即将散去。判官看得清楚。

在青年的体内还有数十万厉鬼冤魂,生生将他快要消散的魂魄绑到一起。与其说他是一只凤凰,不如说他其实是无数怨气鬼煞的聚合体。

“宵小之徒,胆敢冒充天帝,你罪当诛!”淆河水君双手被绑在背后,他挣扎起身朝凤凰唾了一口。下一瞬,他的脸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干瘪下去,只剩一具包着人皮的骷髅。

凤凰张手,淆河水君万年修为尽数吸入体内,他不耐烦道:“还有什么罪名,一并说出来,省得听天界的檄文听的心烦。”

下方鬼神面面相觑。

“不说了?好。”凤凰点点头,打了个响指招来鬼将,手指了指下方挑出几人。“早就听闻地狱十八层酷刑一个比一个精彩,本王在鬼界待了两万年有余也不曾亲眼得见,把那谁谁谁还有那谁,给本王扔进去,本王要观赏一二。”

鬼将虽为石像不能言语,但行动却极是灵敏,凤凰挑出的那几人转眼就被扔进十八层地狱,施以不死之术活活把酷刑走了一遍又一遍。

凤凰率领着鬼将押解着其他鬼神,邀他们一同欣赏,那几人的惨叫在狱火中此起彼伏,甚是骇人。

“这地狱原是这般模样,难怪本王时常头痛难耐,想是厉鬼们印象深刻,令本王也感同身受了。”凤凰抚掌而笑,转过身来再问:“再给你们一次机会,尔等可还要听命于天界?”

判官开口:“阁下可是要与天界为敌?”他盯着黑衣青羽的青年,英俊的脸在跳动的地狱之火掩映下明明灭灭显得有些狰狞,只有那双血红的双瞳亮得惊人,里面充盈数不清的厉鬼怨气。

凤凰一勾嘴角,竖起一根食指摇了摇。“不只是与天界为敌,是跟整个上清天为敌。”

“阁下似乎太狂妄了些,就算你敌得过天界众仙,上清天众神你是万万斗不过的。”判官冷静道。

但他没想到的是,凤凰好似很清楚这点。

“斗得过斗不过又如何?”凤凰经过判官时眼角余光从判官身上一闪而过,接着身形远去,判官发现本来捆住的捆仙绳段成了几截落在脚边。

“那些神仙既然那么看众六界众生,不若就让他们一个一个来救好了。”凤凰的声音从远处传来,掺杂一丝缥缈。“本王看透上清天那些狗屁神仙的惺惺作态,他们想替天行道,求之不得啊。”

七煌宫中墙上映照的幽冥凤火散去,只剩星星点点飞扬在空中。

——————

在这里感谢上一章投币的朋友(๑′ᴗ‵๑)Lᵒᵛᵉ

2018-11-13  | 98 22  |     |  #旭润
评论(22)
热度(98)
 

© 此乐何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