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乐何极

当一个自娱自乐的俗人。

 

【深海】饕餮之食 下

啪一次系列之五

陈队略黑

没眼看,慎入

前篇:    五上

能接受的往下

【五】

不!陈深立马在心里否定了这个危险的想法。

现在还没到为理想殉道的时候,他们都还必须好好活下去。

箍在怀中的人身体渐渐软下来,扯住他衣袖的手无力的垂下去。陈深终于回过神来放开了唐山海,自己靠在床尾仰头喘气。眼角余光瞥到唐山海抓着胸前的衣服不断大声咳嗽,末了把自己的头埋在臂弯里蜷起身体缩成一团。

陈深能够理解唐山海内心的煎熬。亲眼看到自己的战友被抓捕枪杀,他还要装作漠然镇定一副完全公事公办的态度。他把自己的包裹起来,将个人感情压抑到极限,那些监视的人看不到一丝破绽。

如若不是陈深看过他眼里一闪而过的黯淡,他一定也会以为唐山海并不在乎。

事实上,唐山海是一个坚定的革命者,一个可以为了理想牺牲一切的人。

他此刻看起来极度的不冷静,那是因为他内心极度矛盾的思想感情已经将他压到极限。他行走在刀尖之上,忍常人所不能忍,只要过了今晚,陈深能够肯定唐山海的心理防线将会变得更加坚不可摧。

若是过国共对峙时期,唐山海一定会成为一个非常棘手的存在。可现在,他会成为一把锋利的刀直直插进敌人的心脏。

那些人会感到痛,笼遭在恐惧之下,却找不到那个让他们腹背受敌的人是谁。

唐山海深吸一口气,剧烈颤抖的身体瞬间平静下来。屋内没有开灯,唯一的光源从打开的半扇窗外进来。

他脱掉身上皱巴巴的西装外套,脱了鞋袜赤着双足摸黑在阁楼里转了一圈,最后他蹲在陈深面前摊开一只手,纤长的手指微微弯曲,手上看起来柔软白净。陈深疑惑的看了一眼,过了一会儿才慢吞吞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一包樱花牌的香烟和一只廉价打火机。

唐山海抽出一根点燃,吸了一口进去转头看向窗外,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

“你不是嫌弃的很吗?”陈深用手揉了揉脸,把头凑过去朝唐山海扬扬下巴意思再明显不过。

唐山海转过来,一双眼睛淡淡看了陈深一眼,双唇咧开一条缝把烟吐在陈深脸上。

陈深抬手在眼前挥两把,“去去去,啥时候学的这做派,跟你的讲究不符啊。”

唐山海轻轻勾起一边嘴角,又吸了一口烟,吐出的烟雾将自己的脸完全隐藏起来。

“跟你学的。”唐山海轻声道。

他们两个说着不着边际的话,可陈深已经听明白了,唐山海不会再去考虑让徐碧城撤回重庆,准备自己孤身一人冒险了。他会和陈深一样,像一颗钉子一般钉在上海,悬在那些人的头顶。

黑暗的室内,只能模糊看到两个坐在地上的人影和烟头明明灭灭的火星。

陈深抽的这种烟有一种青草的味道,唐山海抽不习惯,应该说是很不喜欢。他只抽了几口,待自己完全冷静下来,确保自己回到即便现在走出门也无懈可击的状态后就把烟掐灭,直接连着那包烟和廉价的打火机一齐扔的远远地。

“喂喂,那也是要钱的……”陈深不高兴了。他还没说完就被唐山海扭住伸出去想去捡烟的手,按住肩膀动弹不得。

陈深皱了皱眉,脸上露出无可奈何的表情,摊开双手想看唐山海准备干嘛。

链接:原来如此


2016-09-20  | 463 49  |     |  #深海
评论(49)
热度(463)
 

© 此乐何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