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乐何极

当一个自娱自乐的俗人。

 

【深海】归零前夜

啪一次系列之八

陈队略黑

前篇:    五上 五下  

能接受的往下

【一】

陈深偷偷摸摸进了处长办公室,一见毕忠良就涎着脸笑。

毕忠良不用想就知道小赤佬找他准没好事,十有八九就是来要钱,结果陈深一开口让他诧异。

“老毕啊,有没有什么任务?”陈深靠在办公桌边上摸着下巴两只眼睛一眨不眨盯着陈列柜里的几瓶洋酒冒绿光。

“怎么,太阳打西边出来你要主动出任务了?”毕忠良揶揄道,抖开今天的大公报假装不晓得陈深又在打他那些洋酒的主意。

陈深当然不上套,搓了搓手站直了一本正经道:“哪能啊,我好吃懒做惯了,来替唐队长讨个出差的差事。”

“让唐山海出差?你小子不会又打什么鬼主意,我可不上当啊。”今儿报纸内容不错,周玲要发新唱片了。

陈深一见毕忠良不准,顿时急了,上前几步把报纸抢过来卷吧卷吧藏到背后。

“嘿你愈发没大没小了啊。”毕忠良站起身一指陈深。“拿过来!”

“不给,你准不准?不准我告诉嫂子说你阻挠我追媳妇儿。”

毕忠良嘴角一阵抽搐,觉得旖旎的声音又在耳边回响。“还追媳妇儿!”毕忠良作势扬起巴掌要扇过去。“我让你就近监视唐山海,你给我追媳妇儿!”

“监视唐山海可也总得给我机会啊。”陈深一仰脸也不躲,嘴里不服气嘟囔一句。

毕忠良听出他话里的意思,放下手紧皱起眉问:“唐山海对你起疑心了?”

“也不是。”陈深龇了龇一口大白牙,又抿着嘴半天不说话,把手里报纸揉成团当球抛。

毕忠良终于松口,转而又威胁道:“卖什么关子,你还想不想唐山海出差了。”

脸上白一阵青一阵,陈深深吸一口气压下胸腔里快要溢出来的郁气。“那徐碧城最近烦的很,一下班就缠着唐山海,两人一回去门一关鬼知道亲亲蜜蜜搞些什么。我是一连几天连鬼影都没见着,郁闷的连米高梅都不想去了。”

毕忠良哼笑一声,敲了敲桌子,毫不留情戳穿。“我看你是饿狠了来找你老大哥帮忙了吧。”

“那老大哥帮忙不?”陈深蹲下身下巴抵在办公桌上笑着眨眨眼,本就带点孩子气的脸上显得格外充满童趣。

毕忠良瞪了陈深一眼,提笔开始写任务书,陈深殷勤的在旁边替他燃了小炉烫花雕。毕忠良写完最后一个字,陈深拿过来仔细瞧了一遍折好放进衣服内袋里。“那这瓶,我也拿走了?”虽是在问,但陈深已经拿了一瓶白兰地往怀里揣。

“拿去拿去,真不知道有啥好喝的,醉死你算了!”

“醉生梦死有啥不好啊,老毕,谢了。”他笑眯眯的学饭馆里小二弯下腰一作揖。

毕忠良不想再看他一副偷到宝的样子,嫌弃的挥手让他快点滚。

陈深一出了办公室,毕忠良的脸立马阴了下来。他开始怀疑陈深和唐山海的关系,若陈深单单只是逢场作戏,那他今天表现出来的未免也过了些。更让毕忠良疑虑的,唐山海要是将计就计把陈深握在手中,陈深转而对付自己,那不管唐山海是熟地黄还是麻雀,就凭一个李默群,也足以让他腹背受敌。

【二】

唐山海刚从柳美娜的档案室一出来,陈深就势走过一把抓住将他拉进了一分队长办公室。

“唐兄艳福不浅啊,家有娇妻外有彩旗。喝茶还是喝咖啡?”他拿起一罐茶叶晃了晃,接着用手手指敲敲咖啡罐子。

“茶。”唐山海大大方方坐到皮沙发上舒服的翘起一条腿。

“我以为你这种贵公子只喜欢喝咖啡呢。”轻笑一声,陈深端着盖碗茶杯一边划着杯盖一边吹气。

“并不包括速溶。”他就要接过茶杯,哪知陈深一转身躲过去,茶盖划着杯沿直响。“才打的开水,小心烫着嘴。”又吹了几下才递给唐山海。“怎么跟个小孩似的不懂照顾自己。”

“陈兄也没好到哪去吧?”唐山海微一抬下巴指指窗帘下堆成一团的衣服,领带里还包了一只袜子。陈深在办公室里安了张床,每到他值班的时候就睡在这,换下的衣服也到处乱扔。

“这个,咳咳……”陈深揉揉鼻尖尴尬的咳嗽几声。“单身男人,正常正常。”

“碧城今晚要陪李小男去会一个朋友,我们……”陈深用两根手指划了个心,挑了挑眉笑的暧昧。

唐山海一口拒绝。“不行,我答应柳美娜要给她补过生日。”

“你美男计还真上瘾了啊。”陈深也不知道自己的额角为什么直跳。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很烦躁。

“钥匙一天没到手,我一天就没法安心。”他每一天跟柳美娜眉来眼去,眼看这个女人一心一意喜欢他,唐山海心里有了负罪感。他是特工,骗人也是必要的手段之一,可欺骗一个女人是作为一个军人所不齿的,但为了任务他却不得不这么做。

“……”心思瞬间千转百回多种可能一闪而过,陈深选择缄默不言。他故作泄气的把从毕忠良那顺过来的白兰地交给唐山海。

唐山海上下扫了陈深一眼,表情看起来像是撞了鬼。他眨着眼放在膝上的手指用力绞在一起,指尖泛起红色。“我不是女人!”很少听见他如此强硬的语气,压抑着愤怒。

“我也没说你是女人啊。”陈深不懂了。

“那你送这些什么意思,折辱我?”唐山海忘不了陈深之前还送了他一对袖扣,当时他不好发作,过后气的连盒子都摔成了几块。

“毕忠良生性多疑,监视更是密不透风,想凭一次就让他打消猜忌根本就不可能。”说到这陈深也不再嬉皮笑脸了。“你今天下班的时候记得把这瓶酒拿上。”他要是不装作形骸放荡沉迷美色的样子,那毕忠良早就可以凭他和唐山海之间那点不清不楚的关系押进牢里严刑逼供了。

唐山海沉吟良久,最后还是不得不同意。

【三】

唐山海陪柳美娜从菜市场出来就看到陈深的吉普车停在那,陈深正靠着车头抽烟。

“哟,唐队长,终于等到你出来了。”陈深挥了挥手朝他们走过来,后知后觉看到柳美娜。“真没想到娜姐你也和唐队长在一起啊。”意味深长的眼神看的柳美娜浑身不自在。

“哪里,我只是想学做法国菜,就请唐队长教教我。”柳美娜笑着掩饰。

陈深了然点头道:“说到法国菜就不得不夸唐队长的厨艺了,比法国大厨还好,不知能否有幸再尝尝唐队长的手艺?”

“这个……”柳美娜看看陈深,蹙了一双柳叶细眉我见犹怜的凝视着唐山海。

“改日吧。“”唐山海整整领带,一看时间。“时候不早了,我们走吧。”即要离开的脚步被横在身前的一只手挡住。

唐山海以眼神询问陈深。什么意思?

“抱歉了,唐队长、娜姐。”陈深非常纠结的样子,“处坐让我找唐队长,急着让他去出差呢。”

“啊,这么急啊?”柳美娜一听眼眶都红了。

唐山海垂下眼帘略一思索,点头道:“好,陈队长快回去复命吧,我送完柳小姐立刻赶回处里。”

“我跟唐队长一起去吧,毕竟这次出差还有我一份。”他拉开夹克外套故意把里面的任务状露给唐山海看,隐约听到一声牙齿咬碎的声音。

……

从柳美娜的住处出来天上就下起了雨,偏巧陈深的车子半路抛锚开不走了,而唐山海的车一天前送去了修理厂。

所以就出现了一个身着笔挺的西装穿着擦得黑亮的皮鞋,一个随意穿着夹克脚蹬作战靴的两个人站在街边店铺躲雨的情景。

“任务怎么办?”陈深摊开手接了一手的冰凉。

“我要先给碧城打个电话。”唐山海一看时间发现晚了,四下看了终于望到雨幕中孤零零的电话亭。

他几步跑过去拉开门进去,陈深随后进来反手关上门落了锁。

唐山海没太在意,拨通了自家电话,没想到接听的人是李小男。徐碧城回去76号拿东西不在家,李小男刚好过来串门看徐碧城推荐给她的书,见电话响了很多声没断就接了。

“那好,麻烦李小姐帮我转告碧城,处里突然让我去出差,走得急今晚没法回去了,让她不要等我记得早点休息。”他一项一项细细叮嘱,声音柔的可以出水,仿佛徐碧城就在电话那头听着,他的声音放的很轻,生怕吵到她们的样子。

“难怪女人都喜欢你这样的男人,跟你过日子那可就是入了九重天比神仙还快活。”唐山海一挂上电话,陈深就两手一伸从背后揽住瘦削的腰。下巴抵在唐山海的肩上低声调笑道:“得亏你是个男的,要是女人怕是早就成了别人的妻子,我可是抢都抢不到咯。”说着摇摇头,庆幸自己运气好。

唐山海挑了眉,略微回过头道:“陈队长真是过谦了,米高梅里的姑娘可都是你的红颜知已,唐某怎么比的过你呢。”

刚一说完尖削的下巴就被修长的手指轻轻捏住,陈深往前凑了凑张口含住眼前那张丰润的唇,如同含了一颗软糖用舌尖宝贝似的舔着。

外面还在下雨,狭小的电话亭里只有两人唇舌交融的水声。唐山海被放在肩上的手引导着慢慢转过身,一双纤长漂亮的手搭在陈深的脖子上搔着他的后颈,造物主精雕细琢的指尖勾着衬衫衣领下的领带,张开嘴让陈深的舌头伸进来摩擦着舌苔搅动口里的津液。

“毕忠良让我勾引你,你是不是也得配合一下假装被我迷的神魂颠倒。”换气时陈深说了一句。

唐山海勾了勾被吻的艳红的唇,笑着说:“你不是已经神魂颠倒了吗?陈队长。”

“哈——”陈深把唐山海压在门上,抬起一只手,手背在唐山海脸侧流连不去。

“你能说说家乡话吗?我就喜欢听你时不时舌头转不过弯了冒点口音出来。”刚一说完陈深自己先忍不住笑了。

唐山海气闷,起初是不解,末了还是哼笑一声直视陈深认真又带着深情温柔的脸。

“你想听什么?我讲给你听。”看过唐山海档案的陈深一怔,他不知道唐山海跟刘兰芝是老乡。

这上海话,糯的比早上扁头买的酒酿圆子还甜。

End

2016-09-29  | 362 42  |     |  #深海
评论(42)
热度(362)
 

© 此乐何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