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乐何极

当一个自娱自乐的俗人。

 

【深海】牵绊

周团(新雪豹·坚强岁月)友情出镜

能接受的往下↓

他惊醒时汗水如雨滴在空气中洒落,屋内漆黑一片,茫然环顾良久耳边只能听到自己粗重的呼吸声。身体的意识似乎还留在梦魇里,他想起自己好像沉在波涛汹涌的江中,身体随着车体不断下坠,他好像听到从江面隐约传来的枪声,然后——

然后他扯下别在腰间的手雷拉下了手环。

爆炸声震耳欲聋,江面上升起了一道巨大的水柱,灼热的碎铁片剐蹭他的脸,肌理撕裂飘着骨屑,神识逐渐脱离皮囊的束缚越飘越远,他要去他该去的地方,冥冥中听到压抑的嗓音语不成调的倔强的重复唱着“万里长城万里长……”

1943年。

清源虎头山一带茶叶闻名鲁地,正值明前采茶时节,山中茶坡枝芽细嫩绿绒,山民执篓穿梭其间。春风拂过山林摇晃枝头娇俏粉桃,一眼望去极像素锦抖落云霞,一派盎然生机。

春风拂面,路上传来一阵清脆马蹄,两匹棕毛骏马英姿矫健精神勃发,骑在马上的人在经过骑风口时不约而同勒马驻足抬头仰望。

数年时光转瞬即逝,陈深想起东三省沦陷后他随大哥从关外逃回关内路过虎头山,只是未曾停留,也不会想到十几年之后他会再次回到这个地方。

自从离开上海后,陈深终于不再一年如一日的隐藏自己,褪下那层连自己都分不清是真是假的虚伪面具,在那场迸射的火焰洗礼后仿若新生。

虎头山独立团团部设在阳村,虽然曾遭遇过战火洗劫,可现下依旧一片融融。

入伍新兵由各排长带着在小操场训练,因为有团长亲自坐镇,这群新兵蛋子们练的也格外卖力。

他由政委李勇带着见到了团长周卫国,当那人回头时陈深浑身一凛,虽然早就有心里准备但直到再见依然泛起酸涩。两张极近相似几乎一模一样的面容,一个清冷桀骜,一个温文尔雅,周卫国对他笑了一下,俊秀的脸上带着融入骨子里的书卷气。陈深蓦地想起了唐山海,特战队救走唐山海后,陈深已经很久没有见过他了,拉响手雷的那一刹那他也以为他们今生再不会相见。

大概是真不会再见了吧,唐山海是国民党军官,他理应回到他该在的地方。陈深垂下眼帘,将思念和苦涩藏在眼底。

周卫国当然记得陈深,特战队奉命潜入上海捣毁日军细菌武器研究所,刺杀伊藤广羽时,很多的重要情报都来源于他。

初次见面,特战队成员看见推门进来,才刚在报纸上看过被骂作汉奸骂的狗血淋头的正主都格外光火,还以为情报泄露出了叛徒,下意识手都往腰间摸去就要掏枪。

陈深看屋内人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只是哂笑一声。

“我就是麻雀。”

他自我介绍,脸上的玩世不恭敛去,目光灼灼闪烁着信仰的光。

无人能够体会一个人如一叶孤舟在上海这个充满反义词的地方沉浮的迷惘,也没人能体会隐藏自己的本性在一群野兽中虚与委蛇是如何痛苦。

那种行走在刀尖上,踩在悬崖边的胆寒和随时都会粉身碎骨的恐惧足以让一个正常人发疯。

可他已经独自承受了两年,与孤独为伴,与死亡为伍。

陈深的眼睛是沉寂的,为了掩饰身份而混迹于风月场所让他的目光习惯性的带上轻挑,只有挺拔端正的身形依然在说他其实是个铁骨铮铮的军人。

“周团长。”

“陈深同志。”

两只手交握,简短的称呼寒暄包含着对对方的钦佩。周卫国是一个优秀的八路军指挥员,陈深则是一个优秀的潜伏人员,一个优秀的共产党人。

他们都有着忠诚的信仰,为了国家和人民冲锋陷阵赴汤蹈火。

陈深奉军区的命令到虎头山根据地任作战参谋一职,协助独立团进行反击日军即将展开的大规模扫荡行动。

归零计划已经送出,八路军内部上下正在大清查,此时派陈深来虎头山当作战参谋,可以想见独立团内部应该也潜藏着敌特。为了确保情报安全,陈深接管了团部所有关于情报的工作,联络周围各个县城的地下党,指导进行反间谍活动。

交代完各项事宜后,军区突然发来急电,李勇先去看情况,只留陈深周卫国两人看着操练的新兵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你不去看唐先生了?”周卫国突然说。

“啊?”陈深没听懂他的意思,难道唐山海就在虎头山?

“这个时间他应该是在赵庄的小学里。”周卫国看了看表,“你这个时候去应该还遇得上他。”

“他就在虎头山?”陈深不信,唐山海是一个有着坚定信仰和原则的人,说白了就是倔强又固执,打死陈深也不相信唐山海会留下来当八路。

“你不是让我转告他遇难不弃生死不离吗,他就一直在这儿等你。”周卫国转过脸好笑的打量不知是惊是喜直接懵住的陈深。“我派人送你去赵庄吧,二牛。”唤来警卫员,“送陈参谋去赵庄。”

陈深唉了一声,睁大眼不敢相信的跟在警卫员后面走了,走到半路上突然停下来对周卫国大声喊了一句:“周团长,你和山海促膝长谈过吗?”

他意指两个一模一样的人面对面站着,那场面一定非常有趣。

周卫国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端着手里的瓷蛊作势就扔到他头上。陈深一扫刚才的低迷大笑着跑远,心想要是唐山海有时也能像周卫国这样一逗就炸毛该多好玩。

……

唐山海没想到再见到陈深会是此种光景。当他听到那声熟悉的“山海”时,收拾课本的手蓦然僵住,他眨着眼,浑身不自觉的轻颤,竟是不敢回头确认那声呼唤究竟是真实还是他的幻觉。

“山海。”轻柔的语调,手掌盖住他的肩膀,暖意透过衣服布料直渗进心里。

缓缓转过身,入眼是陈深的一身灰蓝粗布军装,英俊带点孩子气的脸上盘亘着几条狰狞的伤疤,跟在上海时风流佻傥的模样完全不像。

张口闭口好几次,想说的很多哽在喉咙里却出不了声,最后只能用两人私下相处时调侃的语气道:“脱去一身汉奸皮的你,看起来真是顺眼多了。”

“我这不是为了来见你嘛。”陈深勾起嘴角,整整戴在头上的军帽用手扯扯军服下摆,“自然是要穿的正经像样点。”

“……我以为你已经死了。”

唐山海跟人打听到陈深送出真的归零计划后身份暴露,在特工总部的追击下开着车带着假的归零计划驶进了黄浦江拉响了手雷,76号的所有人沿着江岸搜寻了很久都没有找到他的尸体。

“本来是要死的,但有人要留着我的命,你猜会是谁?”

不待唐山海回答,陈深为难的皱眉望了望天,完后在看到唐山海眼里越来越多的疑惑时终于一字一句认真道:“有你在,我舍不得。”

End

2016-10-13  | 193 24  |     |  #深海
评论(24)
热度(193)
 

© 此乐何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