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乐何极

当一个自娱自乐的俗人。

 

【林秦】林队长的“宝宝”

在B站看了官方的萌版预告,卧槽真的好基啊,遂有了脑洞
OOC属于我
能接受的往下↓

我叫王正,是龙番市公安局刑警支队的一名普通刑警。我的上司叫林涛,一个一米八几的帅小伙。他是我们支队的队长,同时也是我在刑警学院时高我两届的师兄。

按理来说干我们一这行的什么稀奇古怪的案子没见过,生活也基本上是碰不到能够极大引起我们好奇心(八卦)的事了,可有一件一直被传为我们局里的未解之谜,那就是林队手机通讯录里那个神秘的名叫宝宝的人。

林队为人挺幽默的,用现在网上常用的词来形容就是个逗比,不过他查案子审讯犯罪嫌疑人的时候很认真,随时皱着眉感觉非常严肃。查案审讯时的林队用一句话来形容那就是铁血真汉子,说话铿锵有力掷地有声的纯爷们儿,不过他这张包公脸也有破功的时候,那就是每当一个被林队称作“宝宝”的人打电话给他的时候。

一次我们正在连夜突击审讯一个灭门杀人碎尸案嫌疑人,那混蛋嘴硬,审了四个多小时还是梗着脖子死不承认,林队气的直接把厚厚的卷宗砸在桌上把那人吓了一跳。

“老子告诉你,你他妈不说实话老子有的是办法让你开口!”林队指着犯罪嫌疑人破口大骂,我站在林队后面拉他小声提醒:要是揍那小子一顿的话他可是会反咬我们是在严刑逼供。
林队抽着烟坐在位子上一手翻着卷宗,一边抬眼瞪那个混蛋。

“哼,不说话是吧,等DNA检验出来了……”这时林队的手机响了。“喂!”熬夜抓捕再连着审讯几个小时没结果,脾气再好的人也会暴躁,林队接电话的口气很差脸色也不好,只不过我看到他忽然浑身一个激灵,然后站起来转过身朝审讯室外面走,打着手势让我接着审,临他关门时我听见一声讨好的几乎能腻死人声音说:“是宝宝啊~我刚刚审坏蛋呢,口气差了点别生气嘛~”

我赶紧抖落一身鸡皮疙瘩,这个师兄,平时雄赳赳的怎么接个电话就跟换了个人似的。我想起队里才结婚不久的一个同事小李,每次跟他老婆通电话时那冒出来的粉红色泡泡能把整个屋子给淹了。

刚刚的林队就跟小李一样,我仿佛能看到粉红泡泡透过门缝往审讯室里飘。

后来一天中午,难得没有案子,我们几个同事勾肩搭背准备去局里食堂吃午饭,本来叫了林队一起,可他说自己有事就没去。

饭桌上我们难得八卦一下自己的头儿。“你们说林队一个人神神秘秘的是要干啥?”

“我看他是和那个叫宝宝的出去约会吃饭了。”

“哇林队也太不够意思了,脱单了都不跟兄弟们讲哦。”

“人家早就脱单了,林队还是个小刑警的时候就有伴了!”一个同事爆料,“那时候流行发短信,咱队长天天都宝宝宝宝发,我估摸着他女朋友挺高冷的,发十条短信才回了一条,还是叫他闭嘴。”

“你小子行啊,连别人小两口发什么都知道!”

那个同事不好意思的嘿笑一声挠挠头,“我这不是恰好看到了嘛。”

自此之后,我们支队的人都十分默契的开始扒林队的恋情,结果队长人真不愧是优秀专业的侦查员,反侦察能力极强,我们偷偷摸摸了很久还是没挖到半点料。

一次私下聚会,我们又讨论到队长和宝宝的话题,一个同事提议:“局里法医科的秦科长不是队长的大学室友兼死党嘛,去问问秦科长不就好了。”

话一落包间里立马鸦雀无声,过了一会又一个同事讪讪开口:“秦科长可是局里出了名的冷情,你确定敢去问他这些无聊的问题?”

当然没人敢去。目前局里除了林队,还没人能够承受住秦科长的冷冷一瞥呢。

生命不息,八卦不止,我终于逮到一个给秦科长送材料的机会问了问林队神秘女友的事,结果是我肯定没得到答案。不过我看到秦科长在听到我说“宝宝”两个字时脸色一瞬间的不自然,然后他凉飕飕的瞟了我一眼撂下一句:“你真挺适合狗仔的。”

我才反应过来秦科长和林队的关系有多铁,要是他跟队长说了我八卦他,那改天队长一定扒了我的警服让我去当真的狗仔。

“那个,秦师兄,您忙,您忙。”我飞快地跑出秦科长的办公室,决定接下来一定要在林队面前好好表现,让他在看到我的功劳苦劳疲劳后能够大慈大悲网开一面。

……

9月15日。

林涛正在安排追查另一个杀人案,突然局长出现告诉他小吃街出现了命案,要求他带人立马去勘察现场。

林涛拿出手机点了几下屏幕举在耳边,不知道电话那头的人睡了没。

房间内响起手机铃,坐在桌前背脊挺直的人在用刀割断棉线后不急不忙地接通:“我是秦明。”

“宝宝啊~”林涛打着电话朝外走,“你睡了没?小吃街出命案了需要法医去现场,我马上就过去接你。”

王正包括刑警支队的所有人想破了头也不敢去猜,那个林队长口中神秘的宝宝其实就是他们有龙番警局脸面之称的高冷秦法医。

╮(╯▽╰)╭

End

无良脑洞,假设宝宝的由来:

林涛和秦明从刑警学院毕业没到两年,彼时两人还都是菜鸟刑警和法医助理,他们被各自的导师一起带到邻市一个小县去参与一起疑案的侦破。

那起命案发生在荒山野林里,时间是十一长假放完后没过几天。秋老虎还在继续发威,他们连夜从龙番市驱车过来又坐上县局的勘察车一路颠簸了几个小时才进了山。

这座山在没解放前是个乱葬岗,解放后因为太荒凉了也就少有人烟,一眼望去到处都是坟包,瘆人的慌。

林涛长得高大,可他胆小,拿着勘查灯一路上都紧紧跟在秦明屁股后面不停地东看西瞧生怕哪里突然蹦出个鬼影吓个半死。

他们在飘着恶臭的现场勘查了一段时间,找到恶臭源头,两个人拿着铁锹在一个沟里挖了很久才挖出一具高度腐烂的尸体。

林涛一看尸体当时就从沟里手忙脚乱的爬出来抱着一棵树吐的昏天黑地,秦明比他要好点,还能把防毒面具戴上跟县里法医一起把尸体拖出来。

这个小县属于土葬区,根本就没建法医学解剖室,他们只能打着勘察车的探照灯大晚上的露天解剖。

因为进山时没料到还会再找到一具尸体导致人手不足,现场痕迹复杂,林涛再被吓得两腿发软还是只能认命端起相机负责拍照摄影。

晚上盯着一具高度腐烂的尸体看真是视觉和神经的双重考验,特别是天气热那股无法忍受的恶臭透过防毒面具一个劲儿往鼻子里钻,林涛看着秦明一头汗的在那认真地跟着导师解剖尸体,耳边听着山中野兽的嚎叫和飒飒作响的树叶声,他总觉得背后有人在盯得他汗毛倒竖。

好不容易等解剖完了,林涛脱了解剖服几乎是爬上勘查车坐着,浑身抖得不成样子。

“宝宝~”秦明一上车林涛就扑上来抱住他开始哀嚎,“吓死了,这乱葬岗里有鬼啊!我们多久才能回县城啊,这里我是真一刻不想待啊!”

秦明用力扯了都没把化身牛皮糖的林涛从身上扯下来,抬头翻了一个白眼,“闭嘴,都说了别叫我宝宝!”

大学里他们和几个聊得来的同学出去玩,路上玩真心话大冒险,女同学就喜欢让两个纯洁的男同学演基情,林涛输了被她们罚当着车厢里所有人的面对好兄弟秦明大喊“宝宝我爱你”。

开始林涛还窘的脸通红,但耐不住事后同学总拿这件事调侃他,他也是个爱开玩笑的也时不时调笑着叫秦明“宝宝”,没想到一下叫顺口了到参加工作都改不回来,为此他遭了秦明不少冷语白眼。

“明天还得继续勘查,看找不找的到其他线……”

“你看,那有鬼火在晃,真的有鬼啊!宝宝你要保护我啊!”

秦明还没说完林涛抓着他又是一顿猛摇,嚎得其余人都朝他们看,秦明被晃的眼晕,咳了一声让林涛赶紧闭嘴。

林涛是真被吓惨了,“宝宝,宝宝,宝宝……”一连串的宝宝愣是被他嚎出了节奏,秦明头大的用还弥漫香菜味的手一把捂住林涛的嘴。

他一字一句恶狠狠地说:“我·知·道·了!”

“那宝宝你不会不管我吧!”林涛终于安静了。

“不会,都说了别叫我宝宝!”

“你不让我叫宝宝我就继续嚎!”眼珠子滴溜在眼眶里一转,林涛拉下秦明的手清了清嗓子准备继续吊嗓子。

“服了你了,随便你!”秦明头疼捂额,认输。

“嘿嘿,宝宝~”

林涛终于不发抖了,风声树叶声都变的不再可怖。他想了想,觉得夜间去荒郊野地勘查也不怎么吓人了。

2016-10-16  | 468 31  |     |  #林秦
评论(31)
热度(468)
 

© 此乐何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