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乐何极

当一个自娱自乐的俗人。

 

【林秦】斯德哥尔摩情人(3)

人物属于原剧OOC黑化属于我

后退,我要变态了!

剧版同人,请勿上升真人,跟真人没有一点关系!

预警:这是一篇无节操无廉耻无颜面的三无文。撸主的三观已经跟狗粮一起吃下肚了。

bug众多,黑科技出没

答应我,看完不要打我好吗,就算打也不要打脸

放飞自我,互相伤害

不能接受的立刻点X

能接受的才能往下

能接受的才能往下

能接受的往下↓

前文:(1)(2)

【九】

“医生”问:你最害怕什么?

林涛:秦明离开我。

然后呢?

秦明受到伤害。

可我他妈总是保护不了他。林涛痛苦的抱住头抵着膝盖。

你的自责和焦虑对你的病情产生了极大影响,尝试着去忘掉,不然秦明遭受任何的一点小小伤害也会在你脑中成百上千倍的放大,你看到的幻象也会让你更加痛苦不堪。

不!我做不到!不能保护好他,是我的罪。

昏暗的房间内一时沉默。

他的记忆,你准备怎么改?“医生”叹了口气,将各种仪器接到昏迷中的秦明的头上、身上。

我想让他更早认识我,大学的时候多烦烦他,要是能谈场恋爱就好了。我的形象嘛,还是逗比好了,不逗他怎么怼我呢?秦大法医的毒舌也是练出来的嘛,可不能辜负我这被虐出来的小心脏啊。

林涛摸摸下巴继续笑着说:让他知道我喜欢,不,是爱他!

爱情就是这样开始的,按照写好的剧本演下去,然后顺理成章的日久生情。

他感叹,脸色渐渐沉重下来。秦明以前出过车祸,撞破了头伤了腿但不严重。你就让他在那场事故中,忘掉我和他之前的一切吧。

林涛抬起头,黑白分明的眼睛目光覆在秦明身上是数不尽的温情。他缓缓开口,一字一句道:“然后我就一直陪在他身边,当他唯一的朋友,直到他告诉我,他要结婚了。”

【十】

“我想过很多种可能,唯独没想到的,会是你。”

这一句话听到林涛耳里堪比凌迟,他好像看到一个人信仰垮塌之后那瞬间的苍老憔悴。秦明呆呆地望着他,眼里却没有他的倒影。

秦明在看向什么地方,反正那里一定不会有他的存在。苦涩在唇齿间回荡,原先起伏的心绪竟是平静的,早就承受的过多而麻木。

“我真没想到会是你。”

这句简单的话再一次重复,林涛抬手死死摁住胸口疼痛的左边,他佝偻的弯下腰只能不断大喘着气,却根本说不出一句话。

“为什么会是你呢?”秦明再问。他的声音里毫无波澜,平静的令人心惊。仿佛之前已经走到崩溃临界点的人不是他。

“为什么会是你。”一步一步走到林涛面前蹲下身与他平视,那双还铐着铁链的手腕一把紧紧攥住林涛的衣领。“告诉我理由,你回答我,啊!”压抑的怒吼,眼圈发红,密集的血丝几乎冲出眼眶。

“我没什么理由。”林涛摇头,两手紧握住秦明双手,将手指从自己衣领上一根根掰开。“哪里有能说出来的理由……”他似乎在说给秦明听,又像是在自说自话。

“我只是不想你那么快就结婚。”他稍稍偏头,语带困惑:“怎么你那么快就要结婚了?”

秦明看着这样的林涛,双眉蹙紧。

“我都还什么都没说呢,你怎么就要结婚了……”林涛突然死死咬住嘴唇,哽咽依然从喉咙中闷声传出来。“我跟个白痴一样等了这么多年,结果怎么就是你结婚了?”话说到这里停了下来,他整个人忽然不动了,眼睛一眨不眨凝视着地面,神思不知游去了哪里。

毫无预兆的,林涛笑了几声,接着便是撕心裂肺的大吼,从快要破碎的闸门喷涌。

秦明看过林涛流泪,那是他当初在被诬陷入狱时,林涛亲眼目送他被押上警车,隔着密布的雨帘他回头最后一眼看见林涛眼角闪烁的泪光。而不是现在这种无法抑制,浸透着绝望悲伤,穿透灵魂的痛哭。

他不由自住的跌跌撞撞起身向后推了几步,直到背部触碰到冰冷的墙壁才开始大口呼气。

林涛像是魔障了,他一把捂住脸,将自己捏的差点变形,猛地站起身神情恍惚在屋子里四处晃荡打转,步履踉跄。

“你不是都已经答应和我在一起了吗?为什么要食言?”转过身怒视秦明,手直指向他。“这么多年你忘了?”又突然想起某件事般怔了怔,曲起手指敲打自己的头苦笑出声:“哦对了,我忘了,你的确忘记了。”说罢点点头,脸上流露出谅解的神情。

天空突然出现一声闷响,没过几秒外面便嘈杂起来,大雨倾盆而至。

秦明浑身一僵,身体不可抑制的颤抖起来,他想蜷缩起身体,可全身都透着古怪的林涛让他根本不知所措,只能目瞪着林涛,竭力保持冷静。

林涛此时的脸色变得焦急又慌张,他不断喊着两个叠字——宝宝。跌跌撞撞的在屋里漫无目的的乱走,眼睛不断朝周围瞟,看起来像是在找什么人。

秦明不知道林涛眼前看到的其实是弯曲的盘山道下杂草丛生茂密的树枝林,他顶着并不明亮的月光打着灯泡一亮一灭电池即将耗尽的勘查灯不放弃的寻找,只为了找到那个被他亲密叫做宝宝的人。

秦明参加工作没几年,第一次被师傅单独派出去出外勤就遇上车祸,他坐的那辆车在山道上跟大货车错车的时候,货车司机方向盘打偏了,车头直接把警车给从山道上挤下去了。

幸好那处是缓坡不是悬崖,车子滚了几圈被石块卡主,秦明绑着安全带但还是受伤不轻,昏过去前用沾血的手拨通了林涛的电话。

林涛接到秦明的电话喂了几声但没听到那边人说话,直到听到出事后整个人都懵了,浑浑噩噩上了去现场的车,交警说已经到现场了他才回过神拿着勘查灯发疯的往路边冲,要不是同事眼疾手快拉住他,他也直接栽到路下面去了。

“宝宝!秦明!你别吓我啊!”林涛带着哭腔喊着秦明的名字,“回句话吧,这里好黑啊,找不到你我害怕!”

想起两人分头行动之前,他拍着胸脯信誓旦旦保证一个人大晚上去死过人的阴森老房子里做痕迹检验,妖魔鬼怪见了他识相的都得退避三舍。

他应该跟秦明一起去的!林涛认怂了,他就是胆小,就是怕鬼,他就是需要秦明保护他又怎么了!老天爷不要夺走他的宝宝啊。他以后要是被鬼吓着了,还有谁会一边嫌弃的怼他一边又乖乖让他牵衣角的。

林涛被拴着秦明手腕的铁链绊倒,抬起头就看到紧贴着墙的秦明。林涛惊喜的笑了,倒在地上几乎是用下巴挪动自己,手脚并用的爬到秦明身边,颤抖着张开怀抱紧抱住秦明不住温言安慰:“宝宝,我找到你了,太好了……”说着又激动的语不成调,“你不记得我们之前的一切没关系,我会陪着你,直到你想起来,我会一直陪着你!”

秦明睁大眼看着林涛,巨大的震惊之下胸中的心在咚咚狂跳。

这个样子的林涛,完全不是平常那个大大咧咧的乐天模样,他变了一个人似的,疯疯癫癫不成样子。

那个药!秦明反应过来。

药呢?药呢?

拿着手术刀从来不迟疑的那双手抖如筛糠,秦明好不容易从林涛衣服掏出药瓶倒出药片,任林涛用力咬住他的手指也要让林涛把药吞下去。

林涛何时变成这个样子了,他患上了精神分裂症,秦明竟然一点都不知道。

秦明脱力的滑坐下来,跟好不容易镇定下来的林涛靠在一起,第一次无视了外面哗哗的雨声,两眼望着发热的白炽灯,内疚和自责萦绕了他整个人。

【十一】

林涛迎着入了秋但并不凉爽的风进了大学校园,拼上了老命他终于考上秦明所在的中国刑事警察学院,继续当秦明的学弟。

拖着箱子提着领到的床上用品,林涛跟着迎新的人往宿舍楼走,中途恍然看到一个熟稔的影子。

等等,那不是——秦明吗?!

前行的脚步越来越慢,林涛伸长了脖子要跃过那排小竹林望,高挑的身影,莫名熟悉。

秦……还没喊出来,迎新的人就回过头催促林涛走快点。

“哦,好好。”林涛又望了一眼,发现那边没人了,可能是他看错了。甩甩头,继续精神抖擞的跟上去。

小竹林另一边,站在路边的秦明撇撇嘴,那个小他一届的林涛也考进来刑警学院了,结果却跟不认识他似的。也是,他们在高中也多少交集,他一向独来独往,还没什么朋友。

林涛算朋友吗?算……不算吧。

失落吗?……才没有。

同寝的人今天觉得一向冷冰冰的秦明出去一趟回来后周身的气压变的更低了。

林涛进了大学两个月连秦明面都没见上一面,他本来早就打定主意去找的,结果老是有事绊住他。

到了十一月的运动会期间,林涛终于在和室友一群准备去小吃街下馆子时看见了前面独自一个人走的秦明。

林涛本来还在跟舍友开玩笑,结果突然顿住直愣愣盯着前方不动了。

“嘿,林涛,傻啦?”舍友大刘拿手在他眼前挥了挥,被林涛一下挡开。

“前面有美女?”大刘好奇的顺着林涛视线看去,没有美女,不过那挺拔的背影应该是个帅哥。

大刘纳闷了,转过头又疑惑的看看林涛。

“我要去跟他打招呼。”林涛喃喃道。

“别啊。”

“我不能跟他打招呼吗?”

“也不是。”

“那我就去跟他打招呼。”

“不会吧哥们儿,你该不会看上那帅哥了吧,行啊小伙子。”大刘笑看着其他舍友抬手指指林涛,支起胳膊肘想要攀在林涛肩上结果差点摔了一跤。

咦?林涛刚刚还在旁边呢,这一眨眼的功夫,人呢?

林涛挤过人群终于在一家冰淇淋店前追上了秦明。

“秦明!”他一把拉住秦明的手,朝气蓬勃的声音尾音愉快的上扬。

秦明回过头微微皱眉看看林涛拉住他手腕的手,抬起眼像看智障一样看着林涛。

“你不认识我啦?”林涛指指自己,瞬间觉得有些尴尬,他是不是有点太自来熟了?不过没事他脸皮厚。林涛乐观的想,并且拽着秦明就朝冰淇淋店里走。

“咱们真是有缘啊,走走走,我请你吃东西。”

秦明脚下使力站着没动,动动手腕。

林涛明白了意思了,哂笑着讪讪放开秦明,手指摸了摸鼻子。完后他又恍然大悟的拍拍自己脑袋,微笑着道:“不认识我没关系,多偶遇几次就认识了。”

然后转身跑进冰淇淋店里买了两个三色甜筒,一个塞进秦明手里一个自己一口吃了满嘴。

“林涛,你小子疯啦跑这么快!”室友气喘吁吁的追上来。林涛一看室友手上拿着一个长相讨喜的苹果,一把抢过来献宝似的放进秦明怀里。

“这个送给你,嘿嘿。”笑的露出一口大白牙。

???秦明从头到尾没说一句话,心里只在想这个叫林涛的人年龄长了个子长了怎么智商还是没长,更逗比了才是真的。

“喂,那是刚刚遇上的学姐送我的,凭什么让你拿走了!”室友忿忿不平的抱怨。林涛一边推着室友离开一边朝秦明挥挥手,“下次再见啊~”

“哎呀你别这么小气嘛,我改天赔你一箱总行了吧。”林涛的声音越来越小,越来越远。

秦明一个人还愣在原地,滑稽的抱着苹果,手上的甜筒融化了奶油流到了白皙的手背上。

目睹刚刚一幕的人有的还在小声说笑着:“那是法医系的秦明吧,平时被那么多人追,今天是第一次遇上这么大胆的。”

“那个小学弟真可爱啊,一记直球直接让秦高冷懵逼了啊哈哈……”

秦明一听整个人脸红的像熟透的虾子,手上的苹果烫手的扔也不是不扔也不是,最后他特丢脸的拿着苹果逃也似的离开现场。

那日天气正好,阳光透过树林细琐的缝隙洒在身上,软软的头发盖在额前随着跑动的步伐轻晃着,腰间飞扬起的白色衬衫在悄悄说着他其实也是个刚十九岁的小年轻。

爱情就是这样开始的,突然闯进生命,时刻撩拨心弦,你不得不在意。

秦明读完研究生毕业,成为了龙番市公安局的一名法医。

一年后,他跟随师傅出外勤时,因为痕检科长临时调去了另一个专案组,所以痕检科另派了两个痕检员过来。

刚毕业的林涛捡了宝,才上班的第二天就遇上出差了。

“痕检的人来了吗?”还是时任法医科长的陈主任头也不抬的检验尸表问。

“来了。”秦明听到脚步声,转头就看见挎着相机手提勘查灯的林涛。

宝宝~林涛比了口型,笑眯眯的过来打招呼,伸手悄悄捏了捏秦明隔了手套依然纤长的手指。

秦明冷着脸拍开林涛的手,转了个身继续跟着师傅检查尸表,抿着唇嘴角漾出笑纹。

接着,他嘴角的笑僵了,眼前的一切变得不真切最后融入一片黑暗。过往的一切都被抹煞掉,记忆中的那个人面容越来越模糊,秦明只觉得自己的世界在慢慢凋零了,从黯然走向辉煌再衰落,冰冷的雨水刺激着神经,之后的所有都成了清晰而真实的谎言。

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在什么时候失去了爱,用自认为正确的一言一行伤害着最爱他的人。时间的杀戮过后,那人的心早已伤痕累累,然而他还是不放弃的等待着,等着他给予他最后一次最深刻的毁灭。

我到底干些什么?如此残忍冷血的伤害他,折磨他。

秦明缓缓跪下来,心脏的疼痛使他就要昏厥,张开的嘴却发不出一丝痛苦绝望的哀号。他的眼角滑下一行滚烫的热泪,五指紧紧抠住地面,膝盖杵着地面磨碎了髌骨。

是我的罪。

 

秦明一下从床上坐起来,额上全是冷汗。

已经习惯被束缚的双手突然可以自由活动,他抬起来怔怔看着自己的手掌,耳边没有听见铁链相互碰撞的清脆响声。

他什么时候到床上来的?掀开被子下床,黑暗中大雨依旧哗哗冲刷着这个灰暗的世界,秦明并不是因为雨声而惊醒,只是因为那个奇怪的梦。

不,那不是梦,那是他缺失的记忆,是他失去的世界。

身边有那个人的陪伴,所以他才能安然入睡。那人此时就坐在床边的凳子上,合拢手掌歉疚释然眷恋的描摹着他。

双肘撑在膝盖上,手指抵着鼻尖,秦明紧闭着眼无法拭去眼角的泪。

“我记起来了……”

“……对不起。”他低声道。

眼前的黑影迅速站了起来,凳子倒在地上没人在意。

“对不起。”秦明摇着头一遍一遍说着抱歉,牢牢抓着温柔贴上自己脸的那只手,再也不分开。

tbc

*偏执型精神障碍(精神分裂症的一种)会出现幻觉、妄想、焦虑、狂躁、抑郁等症状,而抑郁能将心理的负面情感无限放大。

其实林队只是秦大大的大学校友,他们研究生的时候才认识,是不同届的室友,所以看起来是真的其实是假的,觉得是假的其实是真的。

2016-10-31  | 587 48  |     |  #林秦
评论(48)
热度(587)
 

© 此乐何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