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乐何极

当一个自娱自乐的俗人。

 

【林秦】怦然就心动

人物属于原剧OOC属于我

剧版同人,请勿上升真人,跟真人没有一点关系!

点文第一弹,实在是写不来甜甜甜甜的恋爱向,果然变态更适合我_(:зゝ∠)_

能接受往下↓

林涛一直觉得他把一生的好运气都花在等一个人出现上。

他刚参加工作一个月就倒霉的碰上出外勤受了重伤,在医院里躺了一个多月,左右快成了一条十足咸鱼,就在生无可恋之际,他等的那个人就出现了。

林涛拄着拐在花坛边坐下,刚从领市调来龙番的秦明跟在法医科陈科长后面急匆匆往门诊大楼赶。林涛自己都不相信,从他见到秦明的第一眼起,他就想和他约会。

林涛休完病假回局里上班第一件事就是去法医科串门,正巧碰见秦明被死者家属纠缠的不胜其烦,他适时出现替了秦明的担子做群众工作,得到秦明对他抿嘴微微一笑。

我能请他吃顿饭吗?林涛傻愣愣的盯着秦明看,脑里还在回味刚刚那个转瞬即逝的笑。

都是同事,能啊。他这样回答自己。

那天中午,林涛没去局里食堂,他特地在网上订了位子,就他和秦明两个人。

那家餐厅的整体装修风格是暖色调的,林涛一进去看见了皮卡丘外形的壁灯。皮卡丘你是用十万伏特击中了我吗?不是的话为什么我会感觉四周的空气都炽热起来,我的心在砰砰直跳。林涛深呼吸一口气,眼角余光瞄见秦明的耳朵尖好像红红的。

餐厅刚好搞活动,那时间进去的客人都能得一个毛茸茸的耳罩。

林涛目不转睛上下打量带着毛绒绒耳罩的秦明好久,在秦明警告的眼神下讪讪收起蠢蠢欲动的手机。

餐厅的菜色很不错,林涛干下三大碗米饭才半饱,笑意盈盈将秦明在眼里心里摹了数不清多少次才填饱了另一半。

晚上下班回家,林涛捏着暖和的耳罩笑的像个傻子。

第一天,完。

第二天,棉北县发了案子,年末各部门忙的脚不沾地,人手严重不足,出差的任务落到林涛和秦明头上。

他们驱车在高速上开了四个多小时赶到棉北县,提着很重的现场勘查箱和当地民警一起山上山下的跑。现场痕检、搜寻勘查、解剖分析,好不容易有了点抓手开始大海捞针。

林涛牵着最后一缕即将飘散的幽魂一步三晃地回了宾馆准备补眠,一开门就见着秦明枕着手睡着了。可能是因为姿势不舒服的缘故,秦明在睡梦中都皱着眉。

林涛轻手轻脚关上门,悄悄合上电脑将秦明抱回了床上脱了外衣盖好被。

工作狂也累了。林涛蹲在床前,毫不掩饰自己热切的眼神。

胸中莫名流窜出一股热流,他迫不及待想要见秦明醒来,就像小时候看过的童话,他睁动着眼帘,然后渐渐清醒,迷蒙的眨两下眼,漆黑清澈的眸子里倒映出他微笑的影子。

第四天,完。

回龙番的路上下雨了,雨量不大就是一直不停。秦明一直在后座上不可抑制的浑身轻颤。他闭着眼,睫毛一个劲儿的颤,两只手紧紧交在一起捏的通红。

车子开回了局里,秦明让林涛一个人先下,他待会再走。林涛想了想开门下车,打开后车门一阵风似的钻进去。外套上沾了雨,他不怕冷的直接脱下来扔到一边紧紧挨着秦明坐着。犹豫了很久伸出手一把抓住秦明的手不松,将他紧捏在一起的手指一根根用力掰开把自己的手插了进去。

我陪你。林涛梗着脖子目不斜视,手里却是更加用力紧抓不放。

秦明身体的颤抖小了些。

车内的流动的空气都是热的,林涛口干舌燥。

林涛思忖了很久,开口:“那个,我能吻你吗?”

秦明狠狠眨了下眼,没回答。

林涛的脸在眼前越放越大,两个人的睫毛碰在一起,撩开心扉。

柔软的触感一抹而过,林涛说:“我吻了你了。”

第五天,完。

林涛和秦明之前参与的一个专案在一年的尾巴上终于结案了。从省厅开完会回来,林涛让秦明站着不要动,自己掏出手机说什么也要拍一张穿警服的秦明。

上班天天穿这个,有什么好拍的。秦明问。

没准你以后就改西装三件套了。林涛随口一句。

后来,秦明真的是一年四季都穿西装。林涛觉得自己可能当初说错了什么话。

第六天,完。

林涛今天起了个大早,里里外外把自己拾掇的干干净净,穿上熨烫笔挺的制服出门。

上班路上,他拐进了一家花店,接着又进了一家金店。

龙番警局上上下下都觉得本来就帅的林涛今天更是帅的不正常,怀抱一个很长的礼盒,看起来就像一只开了屏的孔雀,走路高昂着头,带着墨镜衣角翩飞带风。

他是不是这里有问题?小黑指指自己的脑子。

可能是吃错了东西。一旁小李耸肩。

林涛迈大步追上了走在前面的法医科秦明,气势汹汹的架势似乎是要去找秦明干架。

他们关系不是挺好的吗?有人不解。

林涛的世界我们不懂。路过的同事驻足观望。

快去叫领导,要出大事了!警察斗殴啊!

林涛一直感觉,在遇见秦明之前,他一直在思念一个人。

那个人就出现在他眼前。

他一定是秦明平静生活中一个堪比爆炸的插曲,可秦明的出现对于他而言就是不懈等待的结果。

我还记得他匆匆而过时偶然投向我的那个眼神,那一刻我灵魂触动。

今天是他和秦明正式认识的第七天。

林涛无比潇洒的揭开盒盖,笑容比娇艳的玫瑰更阳光灿烂。他拿出准备好的戒指,在闻讯赶来的谭局长一只脚踏出门前单膝跪地深情道:“秦明,和我结婚吧。”

林涛自己都不相信,他见秦明的第一眼起,他就想和他结婚。

秦明愣在原地,他承认他的大脑打结了。

林涛在向他求婚,眼神坚定,炽热无比。

冬天的风冷的刺骨,可秦明却感觉自己全身都在发烫。

他呼吸急促,肉眼可见的红色从脖子一路蔓延至耳根。

该答应了。

秦明不知道谁在对他说。

可他们认识才仅仅七天。

够了。

足够了。

七天已经太久了。

他才不要承认,在医院偶尔扫过林涛的那一眼时,他就想和林涛在一起。

他极力掩饰住自己的心思,所以他在认识林涛后目光几乎不敢与林涛交汇。

“你答应吗?”林涛在问他。

该怎么回答?

“我答应。”

这就对了。

现场一下沸腾了,不是说好了干架的吗?一口狗粮吃得撑。有吃瓜群众傻眼。

所以,你们急急忙忙跑来报信就是为了让我来看俩年轻人现场求婚的?

谭局长当即决定要开会好好批评局里这群愣头青大惊小怪,顺便讨论讨论该给多少份子钱的问题。

第七天,拉开帷幕。

End

2016-12-06  | 347 35  |   
评论(35)
热度(347)
 

© 此乐何极 | Powered by LOFTER